美高梅app > 书法欣赏 > 重庆市首届大字书法作品展开幕,高庆春访谈

原标题:重庆市首届大字书法作品展开幕,高庆春访谈

浏览次数:177 时间:2019-09-22

为认真落实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加快重庆市高素质、高水平书法队伍建设,更好的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全面展示当代重庆书法艺术成就。8月11日,由重庆市文联、市书法家协会、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主办,石柱县文化委、县旅游局、县文联承办,县文化馆、县书协协办的“康养石柱杯”重庆市首届大字书法作品展在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体育馆隆重开幕。

  高庆春

12月7日,传承文明书经典,美丽校园翰墨香。由重庆市文联、重庆市书协、重庆市教科院联合主办,渝北区教委、区文联承办的“重庆市第八届青少年书法艺术节”在渝北区空港新城小学成功举办。重庆市人大原副主任程贻举,市政府原副秘书长余恢毅,市教育工委委员张荣,市文联党组成员龙川,市文联副主席、市书协主席漆钢等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市书法艺术学校的有关代表500余人参加了活动开幕式。仪式由重庆市书协秘书长周庶民主持。

2017年3月28日,江西省书协三届八次主席团会议在南昌召开。中国书协副主席、省书协主席毛国典,省书协副主席韩顺任、方晓春、马建民、黄四德、毛毅、王维汉、陈胜华、雷轼生、熊峰出席会议。会议由韩顺任主持。

重庆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陈若愚,市书协名誉主席刘庆渝,市文联副主席、书协主席漆钢,市文联秘书长周和平,市书协副主席吴云斌、陈册、乔堃龙、傅胜德、傅舟、胡永庆;石柱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琼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乾方,县政协副主席马世兰以及来自重庆各区县的书法爱好者约500余人参加了开幕式。开幕式由石柱县副县长冉雪梅主持。

  1966年出生

每年一度的重庆市青少年书法艺术节至今已连续举办了七届,本届艺术节旨在认真贯彻刚刚结束的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吹响时代前进号角,展示重庆市青少年书法艺术教育在教学、创作、研究等诸多领域取得的最新成果。同时,也为全市书法艺术学校提供交流和学习的平台。

首先,毛国典作2016年工作总结暨2017年工作计划报告。报告全面回顾了江西省书协过去一年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专题研讨班、“万名书法家送万‘福’进万家”、“翰墨薪传”华东六省一市中小学书法师资培训以及书法公益大讲堂、书法培训等活动。报告指出,江西省书法人才逐年扩大,参展、入展人数不断增加,书法培训活动在全省遍地开花,成绩喜人,为群众认识书法、学习书法营造了更加浓厚的氛围。

开幕式上,漆钢、王琼英分别发表讲话。傅胜德宣布获奖作者名单,刘庆渝等领导为获奖作者颁奖,获奖作者马江涛代表作者发言。陈若愚宣布展览开幕。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开幕式上,渝北区教委主任艾道淳致辞,漆钢、张荣发表讲话。随后与会领导为获奖的书法艺术学校授牌,为获奖代表、先进单位及个人颁发奖牌、奖品,将活动推向高潮。开幕式后,新城杯·重庆市第九届青少年书法小品大赛暨第33届中日友好高野山青少年书法竞赛重庆选拔赛优秀作品展、2016年重庆市书法教育达人书法巡展、重庆市书法教育百校行——走进渝北空港新城小学、重庆市书法教育、教学专版展示活动等饕餮大餐精彩上演。

随后,会议审议了由江西省各地市书协上报的2016年省书协会员资格。依据江西省书协章程规定,主席团成员对每一位申报者的条件进行了认真审核,排除不符合章程规定的人员,最终审核通过337名人员为江西省书协会员。各主席团成员对2017年省书协的活动开展提出了一些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展出的208件入展获奖作品,尺寸多为八尺巨幅,创作难度大、要求水平稿。从展出效果看,风格多样,书体丰富,充分展示了重庆市书法作者扎实的书法功底和大幅书法作品创作的驾驭能力。

  西泠印社社员

最后,市教科院书法教研员吴启菊主持召开了2016年重庆市书法教育年度工作会。工作会上,漆钢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精神,周庶民对2016年工作作了总结,并就2017年工作进行了部署。

  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周义东、贾秀平)

  采访时间:2013年6月6日上午

  采访地点:北京晋唐书画院

  记 者:您这次参加“三名工程”入选的是什么作品?

  高庆春:这次选的是陶渊明的《饮酒》诗二十首之“结庐在人境”,这首诗是陶渊明的经典作品,它表现了魏晋风度,在文学史上有很高的价值和影响,正符合我在书法上追求魏晋以上的格调和书风,通过书法来找到与这首诗的境界相契合的点。这个内容过去

  也曾写过四尺的、六尺的,当然想通过尝试更大的作品来再现陶渊明诗的意境,同时也是挑战自我。这幅作品总共有50个字。50个字可以说不多不少。但由于是大幅作品,这样字和字之间,上下左右之间的关系,包括大小错落,布局上、用笔上的变化还是很丰富的。所以要求我要有全新的应对和调整,包括观念和技法。虽然过去写过,但也不能总是老套路。对此我高度地重视,不敢怠慢。另外,调动自己以往创作积累的一切积极因素,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次创作中去。

  记 者:在这次书写中,章法及技法是怎样变通运用的?

  高庆春:这次创作的大幅中堂作品尺幅比较大,三米六长、二米二宽,每个字的字径达六十厘米左右。书写的时候蹲在地上,一气呵成。视觉上特别是结构、笔法的调整应该比较大。比如,字的结构上适宜粗壮一点、结构复杂一点,这样整体的气息气势就更协调。在写的过程中,笔法不能过于单调,笔线的粗细,要适应节奏上的调整,中锋为主,求稳、厚,侧锋取势求趣味,提按、顿挫、燥笔求节奏动势,把这些因素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虚实的关系、阴阳协调的关系就丰富了、含在里面了。包括章法上,字的空间摆布、行距的节奏变化及用笔用墨上的调整,虚虚实实就到位了。如此,整体上就体现出了一种生命的律动感,我所追求的篆书古拙、厚重、率意,还有楚简的一些轻松灵动也都表现出来了。

  记 者:怎么理解您的“金文为里,简帛为表”的意思?

  高庆春:我在书法艺术上主攻篆书。篆书最高的境界是两周以上,甲骨文、金文等。我在《毛公鼎》、《散氏盘》、《墙盘》这些经典的金文里,花费很多年的功夫去临摹和研究,应该说结构的造型、用笔的力感,都是从金文里面学来的。有了这个基础,再发展就借鉴了简帛书,特别是楚简。简帛书的特点是字形比较活泼,用笔也很灵动、率真。但也有弊端,它的线比较细、飘、薄。取法简帛书需要去粗取精。据此我用大篆的笔法,特别是金文笔法的厚重来融汇简帛书,把它们两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这种结合的过程中,既能不失大篆的厚重、古拙,又兼顾了简帛书的灵动、率意的特征。这种结合本身是一种探索,也说不上成功,我正在这个路上往前走。

  记 者:这是不是就确立了您自己追求的书法风格?

  高庆春:也谈不上风格,只是探索的过程或一种模式。那些传统大篆字形呈收缩的状态,用笔也比较短促;另外就是中锋为主。中锋显得厚重,但厚重有余,灵动活泼不足。无论写篆书还是其它书体,不是为了再现那些原始的东西,而是通过我们的笔、通过我们的手,实现一种再创造,这才是书写的真正意义所在。我理解,这一创造的过程就是要愉快轻松地书写,要达到写篆书的同时也让人感觉不累。这个线里面、字形里面是体现生动的、充满生命气息的、流畅自然的一种感觉和状态,进入一种超然的境界。怎样把这两者结合起来,重要的就是把楚简中鲜活的东西借鉴过来,让人觉得既有“古意”,也有“己意”。其实这难度很大。我写字比较快,我觉得写得“快”与“慢”不是问题,关键是你表现出来的艺术效果是不是有感染力和生命力、使人过目不忘。

  记 者:您怎样看待借鉴和创新的关系?

  高庆春:书法非常特殊,历史给我们留下许多经典作品,如果抛弃这些东西或自我作古是不理智的,必须尊重这些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按书法艺术的规律行事,认真地研究、学习、吸收、借鉴好这些资源。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吸收的目的不是为了复古,是为了发展和传承。首先要继承,也就是学习古人,和古人“合”的过程,最后要和古人分离开。这个“离”不是抛开,而是吸收它有益的那一部分精华为我所用,然后加进我们的理解,包括时代的风尚、个人的阅历、涵养和识见。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的,必须要经历的。抛开传统或另来一套,那是完全行不通的。篆书作为古人留给我们的古文字是非常宝贵的艺术资源,无论是甲骨、大篆、小篆等篆书的各个种类,在学习过程中,我们都要对每个门类的资源做深入的研究分析。古文字的使用要严谨,基本的文字规律要把握。但我们不是文字学家,我们无需复古,重要的是要加入我们对艺术的理解、思想和创造。沈鹏先生在首届精英班的第一堂课上就曾引用爱因斯坦说过的话,“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我至今铭记在心。字法的生动、笔法的灵活、章法的新意都须赋予时代特征及个人的颖悟和想象。在这个过程中有了这样那样的想法,自然而然地走到今天。既是尊重了传统,也是把握了个性,在“古”与“新”、“古”与“创”之间找到了新的支点。

  记 者:“金石气”与笔墨表现力之间应该是存在矛盾的。您是怎么样协调这两者之间的矛盾的?

  高庆春:“金石气”刚才我讲到的,比如说钟鼎、刻石这些东西,因为它经历了长久的风化、剥蚀,会形成一些斑驳、模糊的东西,启功先生过去说要“透过刀锋看笔锋”,就是告诫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要挖掘出它本来的面目,而不是用笔法来复古。比方说,一些颤笔、刻意地模仿斑驳痕迹、过分描摹方折笔画等,这些不是我们要做的。我们要做的是要恢复书写的本来的状态。在学习的过程中,笔法上、字法上就要学会看到金石文字背后的东西。简帛书是民间手写体,它是在金文时代一些不知名的抄手书写在竹片上、木片上的、缣帛上的。作为墨迹的形态,字形虽然很小,但它是鲜活生动的,我们能看到一根线从起笔到收笔的过程,生动而美妙,值得吸收借鉴。因此我一直致力于两者的融合。我给自己定了一条:“在金石气与笔墨的表现力之间寻觅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并身体力行。

  记 者:请谈谈篆书修炼理性与书写感性方面的问题。

  高庆春:学习古人的经典需要下扎扎实实的笨功夫。包括临帖,无论是对临、背临,还是意临,我们都要从一点一笔一画来做起,来不得半点的小聪明。临帖的实践,谁也省略不了。我想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要有个性化的思考:临帖或创作,我们要带着问题、带着想法、带着思考去写、去临。一根线、一个字形,古人是这样写,我们在一些局部的细节上是不是可以做一些微调?这种调整不是乱来,是按照文字和书法的规律来办。特别是随着阅历的增加,就会把一些自己的理解融进去。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无论是有想法还是写出来的效果,最终实现的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生动的东西,自然的、有生命力的字,而不是刻板的字。

  记 者:您是怎样处理创作之前的思考与创作中随性书写的?

  高庆春:随性书写这种现象在行草书中要多一些。篆、隶属于一种静态的字体。静态字体这方面发挥不是没有,但相对少一些。特别是在笔法上,在浓淡枯湿的变化上可能会有一些随机应发的东西,但这不是主流。特别是写篆书,厚重沉稳是主基调,是属于理性的。随性的因素也有,需适度把握,如何掌握这个度,依据个人的情况来定,总之不能跳跃、变化太大。我个人在篆书创作之前,一般是先打草稿,把文字核实准确,在创作的过程中尽量把所积累的积极因素充分调动起来,尽量体现书写的味道和笔墨生发的新鲜感受,从而激发创作的内在活力,使作品“鲜活”起来。不是仅仅是把草稿放大。

  记 者:您坚持书法创作的动力是什么?写书法算是一种人生的修行吗?

  高庆春:小的时候只是把写毛笔字看作一种练字,没有多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增长,才逐渐认识到古人总结的“书如其人”是多么的准确到位。就是说,写的字要和我这个人的一切划等号,包括他的字形和人的特征、修行和阅历等等。人到中年以后,心态更趋平和,更想多读几本书、增加作品的内涵,更希望踏踏实实地提高修养等这些问题。书法作品是我们个人修行的外在反映,有的时候我会扪心自问:当下是一种什么状态、我要表达什么、我要书写什么、我是不是要这样写?随着创作的实践和思考,窃喜我的作品里面和我的一些想法也会有一些暗合。像我写篆书,也搞篆刻,我会把篆书的字法自然地运用到我的印章里面去,所以书和印才能相契合,在不知不觉中形成这种协调,实现“书”与“印”的统一。这个追求的过程曼妙而又富有吸引力。

本文由美高梅app发布于书法欣赏,转载请注明出处:重庆市首届大字书法作品展开幕,高庆春访谈

关键词:

上一篇:广东省第五届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在佛山开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