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app > 艺术大师 > 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艺术家,天空下的风情

原标题: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艺术家,天空下的风情

浏览次数:138 时间:2020-03-23

刘文星,1962年出生于湖北蕲春,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画家,师从油画巨匠闫振铎先生,为闫振铎油画工作室重要成员。刘文星的作品以格调清新脱俗,色彩飘逸灵动着称,他对色彩的运用深受闫振铎先生的夸奖。刘文星以色彩抒发他对整个世界的感悟,用灵动的线条写意世间万物。刘文星的作品多为国内外名人、知名企业、艺术机构收藏,具有极高的艺术典藏后韵。刘文星尤喜画莲,观其《荷风水韵》系列作品,似乎画中百荷欲出,荷香沁脾。他将东方几千年的文化底蕴以一种极其自然的手法将率真的极致韵味融入于西方的油彩中,将荷花的恬静温雅之美发挥到了极致,一种新颖的时代气息飘然而出。

导读: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花鸟专业的钱永根,虽身为80后年轻一代画家,但其在对于艺术的表达之上,却有着自己的独特感悟。他追求偶然性,喜欢不可复制的美。曾诵读于青藤书屋,对徐渭的崇拜不言而喻;徘徊于沈园,也曾迷茫,或许从未停止。立足传统,却又不愿囿于传统,游离之中,不失本心,一切关乎艺术的迷茫和挣扎,都是希望在来回之中见分晓。“人若不潇洒,作品如何潇洒”。他淡然一笑,不失通透。

曹利华,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1937年1月24日出生。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师从着名美学家蒋孔阳先生学习美学和文艺理论。创建首都师范大学美学研究所,并任所长。

有一种天空,是可以让人感动而震慑的。见到李博的《风情牧曲》系列,第一时间便是被他色彩梦幻、空旷辽远,气势磅礴的天空所吸引,尤其是把人物置入在那种空阔和深具苍茫感的高原天空之下,通过物像的引申把画面提升到更深层次的人文关怀上,个体命运在现实处境中的渺小感和脆弱性在画者的笔下显露无遗。李博不善言辞,却于绘画用心极深,在他朴素而纯粹的生活表象之下,蕴藏着极为澎湃、缜密而感性的思考,那是一种会发光的力量,让你无法忽视的灿烂。

宋代名士周敦颐曾做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更是千古脍炙人口的佳句,广为流传。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以她为题,以不同的笔法、技巧诠释和演绎这花中君子。而刘文星再次给了世界一个惊喜,他以自己对色彩独特的感悟,以娴熟的技法用画刀和油彩将西方绘画之美与东方文化之韵充分融合,以心写真,用绝美的艺术形式再次演绎心灵的丰采。

钱永根,《半醉凌风》68X68cm 2015

1986年出版《美学基础知识》,获1987年北京市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风情牧曲”:童年的记忆与色彩

童年的记忆如泉,如梦幻般滋润着每个人,演绎着人生的如彩生命之旅,决定着一个人的未来。对于画家而言,童年如梦,既有天真的童趣,又蕴育着一位艺术家如梦般追求的方向,童趣,可以说是创作的源泉,亦可称之为成长的垫脚基石。1962年生于湖北蕲春的刘文星,正应了那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湖北蕲春的家乡,盛产莲藕,荷香阵阵。美丽动人的家乡给了少年刘文星一个充满幻想的童年,故里带给了他的是无尽的希翼与向往,那无限快乐的时光如梦。

唐·韩愈《鸣雁》诗:“违忧怀息性匪他,凌风一举君谓何。”未见其人,先观其画。在杭州画院的作品集里,第一眼看到他的画,便是《半醉凌风》,浓墨与淡墨交相辉映,枝桠在虚实之间,点染成趣,浮游于风。

1987年出版《美育》,被中国教育电视台拍成10集美育电视篇。之后北京电教馆根据这两部着作,拍成《美育之光》在学校播放,之后,又在北京电视台播放。

心理学研究认为:“童年之所以是人的一生中重要的发展阶段,这不仅仅是因为人的知识积累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来自童年,而且更因童年体验是一个人心理发展的一个不可逾越的中介。”李博从小在青海出生和成长,和高原的风一起奔驰一起高飞,在那片浩翰无垠的湛蓝天空下,李博的童年记忆充满着温暖的色彩和纯粹的风情。他对绘画的热爱几乎不用任何的理由,因为装载着天空和色彩的高原大地有他需要的一切颜色。

“江南可采莲,鱼戏荷叶间。”典雅清丽的荷赋中洋溢着清新之气,让人陶醉。据刘文星向记者回忆,小时的刘文星生活在黄冈蕲州的小镇上,住在外公外婆家。当时外公、舅舅给大队放牛,放牛时经常带上他一起去。那时蕲州这地方水牛多,当地的牛黑色体大,眼睛也大。如果两个公牛相遇,还会打架呢,不过平常的时候,水牛还是挺温顺的,刘文星经常骑它玩耍。不过,也有意外,记得有一次放牛玩,当时他正骑在牛背上,悠然的似那遥指杏花的牧童。不料,牛却突然受惊,顺着山坡狂奔起来。开始时,手还能紧握缰绳,薅住牛鬃,谁知牛越跑越快,牛在下坡跑起来后,缰绳是根本拉不住它的,心想:这回完了,一个不小心,就重重地摔了下来。躺了半天,一点也不觉得疼,睁眼一看,是摔在了荷塘边,沾了一身泥,只是左眉上方粘糊糊的,一摸一手血。听老人说荷叶荷花能止血,顺手在近旁摘下一朵荷花,将一片荷花瓣缚在伤口上,顿觉清凉许多。从此刘文星便和荷花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一缕荷香也一直陪伴着他。那一次在眉弓旁边肿起了一个很大的包。至今,刘文星左侧眉弓边上还留下了小小的印痕。是滚下牛背时,被牛角划的,当时差点伤了左眼。

钱永根,《月光》34X34cm 2011

1989年至1991年主编《应用美学丛书》相继出版。

或者是知识分子间的惺惺相惜,毕业于交大管理系的父亲身边总有很多知名画家聚集,耳濡目染间,童年时期的李博,便已深受其艺术氛围的熏陶和影响,立志要成为一名画家。李博7岁时,便正式叩头拜师学画画。 “我第一个正式磕头拜的老师是韦振江,现在也70多岁了。我经常跟着老师们出去写生画画,帮他们挤颜色。韦老师画的天空、牦牛、云彩,碰撞感非常强烈,我画天空就是传承他的,这些天空都是儿时的记忆。”

在飞舞的时光碎片里,最深浓的记忆永远藏在刘文星的心底,那敷在脸上的清凉,那环绕在心中的荷香,还有那永远印在脑中的那汪荷塘。

钱永根,1981年出生,浙江绍兴人。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绘画于他,在每天都是“语文语文数学数学”的课程表中,只是涂涂抹抹,没有任何概念。1996开始接触国画,主攻写意花鸟,一晃便是20个春秋。

1992年出版《美学基础理论》,该书被教育部推荐为大学美学参考书目之一,多所大学将其作为教材;同年出版《中华传统美学体系探源》,当月新华每日通讯作了报道和推荐。参编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重点教材《大学美育》。主持编写北京教改项目——21世纪教学内容和课程改革教材《高校美育多媒体系列教程》。

“我很想做一个纯粹的自己。” “纯粹”一词反复被李博提到。在纯粹的年代热爱上纯粹的绘画,李博内心的那份可以渗透颜色的透明感亦不掺杂任何繁复。“小学毕业后离开青海回到山东,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拿起笔画画。高一开始参加艺考美术班,开始真正进入系统学习。那个时候条件很艰苦,但艺术也很纯粹的。大家听着摇滚喝着啤酒画画,氛围很浓厚。”

古往今来,有多少名人骚客,在诗词中大量记录了表现荷塘采莲的热闹场面,我们似乎也感知到了采莲人的欢愉。“不见心相许,徒云脚漫勤。摘荷空摘叶,是底采莲人。”荷塘撷一朵莲花入怀,挽一沁清香入鼻,剪一袭淡雅入眸,在荷塘摇水渡过一个个的日夜,匐在木船上听水的跳跃,不由得让人想起“耶溪采莲女,见客棹舟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来。”

钱永根,《万紫千红》180×192cm 2014

2009年出版《书法美学资料选注》,该书将中国书法美学资料概括为本质论、本体论、结构论、风格轮、形神论和意境论六大部分,以提要的形式归纳出中国书法美学的纲领。

韦振江是李博生命中一个重要人物,可谓是一直贯穿着他成长中的点滴。在李博的内心,韦老师既为严师更是慈父,在寓教于严的恩师这里,李博更坚定了要画画的想法。“高二时家里发生了大变故,父亲不在了。这件事给我一个很大的震撼,就去找韦老师要学画画,他把我当成儿子一样带走了。但在画画上对我很严厉,每次我画的时候,如果不能令他满意,他经常会用一口很浓重的陕西话教育我。”

在荷塘之中,一季莲开,一季莲落,那一个个耸立着的突兀着顶的莲蓬,没有了娇羞,没有了艳丽,却多了份成熟和富有!熟透了的莲蓬总是要高出荷叶、荷花一筹。所以莲蓬总是要“出人头地”,引得人们采摘。剥开蓬衣,圆鼓鼓的莲子是那么的诱人,轻轻的从中间一咬,一股清香便迅速的弥漫开来,瞬间的占领了口鼻,那洁白的莲子甜香,让人至今难忘。

尽管如此,那个年代的乡镇中学,老师们还是不重视绘画的。直到恰逢杭师院第一年招生,试着考上之后,与绘画的机缘,便一试至今。交谈至此,便觉得不止于他,好多被人忽略的瞬间,只要你不放弃,其实是可以成就一个人,一桩事的。

2011年出版《批评的批评——走近书法经典》,是对现当代书法的批评和评介。2013年出版《美学与书法经典探寻》,从美学的高度来探寻书法的经典问题。

天空之于李博,是他灵魂深处的颜色慢慢给予的光亮,也是童年光景所带来的生命体悟。李博的“风情牧曲”系列,自然、壮美、淳朴、空旷遥远,天空下重叠的色彩在彼此之上流动,明晃晃的金色和梦幻的蓝色系列交互反射,把观者的目光引入画面的焦点中,就好象我们迈出的每一步,都有着流动的色彩和扑面而至的云彩。牧羊的藏民在高高的澄天之下,有力地反衬着自然的博大和物像的渺小,心中突然觉得有某种东西颤动,不可感知,也无语言说。那一幅幅带着强烈童年记忆和色彩的画作,是每个人心中一个沉睡而静止的童年画面。

轻轻的潜入莲花深处,映入眼帘的或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或是含苞欲放,滴滴露珠在荷叶上滚动,微风吹过,像一颗颗漂亮的珍珠。静静欣赏莲的美,倾听莲的心声,吮吸莲的芳香,感受美的陶冶。莲叶如伞,却心朝天开,清清白白,毫无遮拦,心洁如玉。用手轻轻取几滴水放入莲叶上,水立刻变成了透明的珍珠,晶莹剔透。莲叶却保持着自己的本色,没有被水儿浸渍,你稍稍抖动莲叶,成一定的倾斜,水珠儿瞬间滑入池中,不见了踪影。

钱永根,《无染》68X68cm 2015

2015年出版《书法的现代性与临习》,探讨书法的现代性与临习的关系。

“高架桥”:城市的素描

看那美丽的莲花,白的,粉红的,散发着诱人香味,淡而不浓,香而不腻,引来无数欣赏的小精灵。看那花蕊,蛋黄色,成穗状,像丝带在飘逸,给人一种无限畅想的空间,一种美不胜收的意境。人们把牡丹象征富贵,把玫瑰象征爱情美满,当你赏莲之后,你就会感觉莲花却有不同,她有一种别样的风韵,一种高洁的美,一种超出世俗的美,一种难得的高贵,一种难得的品质。

提到怎么理解画画,他说,一开始只是去学习绘画技法,但后来就觉得,画画到了一定程度,其实就是在表达自我情绪以及自我对美的理解了。但更多的时候是心之所想,跟笔下所画,往往很难一致,要做到心笔一致,不止功夫,不止才华。

书王铎《自书诗残稿之三十》 释文:《司州》 赤子乞兵急,司州已陷围。人神无可听,奔走欲何依。河凉舟航阻,山空鱼鸟稀。战争不敢梦,又恐遇危机。

李博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了两年,地处上海这座繁华闹市,让人产生着寂寥与陌生感。人际间的繁复和城市人的呆滞、一成不变,让李博感觉到城市所渗透出的复杂情绪体验,也让他有了收集城市素材和创作的想法。“在城市里,人与人之间都是快速交流和快速遗忘。所以我产生了创作的一种想法,如何来表现这种想法呢,就通过高架桥,通过人与人之间这种呆滞的东西。”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钱永根,《憩》40X30cm 2010

书王铎《自书诗残稿之三十一》释文:《玉清宫阁上》? 玉局敞高台,风消气渐开。草痕牧野出,窗色太行回。日月光无外,兵戈老自催。乡心凭远望,归雁带云来。

“高架桥”是现在都市的标志,一条又一条交错的高架桥象一些硬杠杠,坚决而生硬地把生活在城市中的人隔离开来,走向更深层的“陌生”与“寂寞”,李博把这些感受逐一画入了他的“城市语言”系列。“我们现在的社会文化最直接的是浮躁,人与人之间浮躁,怎么样把这些浮躁的东西去告诉别人,成为你的语言。这个就是我一直在探索的过程。做城市系列的时候我就是想把这些浮躁陌生的东西表现出来”

自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她不因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不世俗,不随波逐流,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那一份本色,始终把自己的美绽放人间。正如刘文星的荷风水韵系列,在莲的世界中去感受尘世喧嚣中的一份静好,这不只是单纯欣赏那一池的莲花,而是透过一处风景感受岁月沧桑,品味历史文化。

“我想在一个点上稍微停留下,一边学习一边摸索。前几年画淡彩、重彩,尝试过中西绘画的结合和构成,也尝试过相对比较传统的技法手法表现画面、纯水墨的……一直都在摸索。包括我现在的创作,都是阶段性创作,我不算一个成熟的画家,应该好好探索。”

书王铎《自书诗残稿之三十二》释文:《为客?》 为客怀州久,棘人合闭门。休心当少事,归老欲何言。云近夜多白,霾深日屡昏。昆仑瑶树在,得否探河源。

从考央美的失利,到寓居北京画画有近三年的时间,再辗转到家乡山东的艺术学院读大学,李博对于绘画的认知一直很清晰。中间虽然因为生活的实际处境问题,让他暂时搁置过画笔,但在07年,思考再三的李博还是重拾画笔,努力作着考国美的准备。那个纯粹的艺术梦,始终在心底沉淀着,等待着时机。

下面这几幅神韵独胜地,飘然似天成的油画作品,颇为形象的表述着刘文星荷花系列作品的艺术特点。荷塘中荷叶田田,菌萏冉冉,仔细端详后,似美女婀娜多姿,翩然起舞……荷花之韵,溢于画表,隐约间散发着阵阵怡人清香,清而纯、静而雅,阐发着画家的远古幽情,古韵古香,洋溢着潇洒自如的君子之风。

钱永根,《江南莲花开》40X40cm 2015

关于王铎我已经写了数篇相关的文章,如《论王铎——试论“后王胜前王”》、《谈笔法,学王铎》、《临王铎书法有感》(《书法的现代性与临习》第28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5.4出版)等,涉及到书法与继承的关系、书法与人文修养的关系、书法与绘画的关系等等,但是书法与诗歌的关系,对王铎来说,应该是最为密切的,因为王铎的书法绝大部分都与诗有关,而且又以自作诗为主。王铎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诗,也可以说,诗伴随了他一生,支撑了他一生。诗是他的精神表达。但遗憾的是,王铎一生创作了超过两万首诗,却很少有人关注,留下了研究的空白。有人说“其诗名为书画成就所掩”,其实,历史上诗、书、画具佳的大有人在,唯独将王铎的诗“掩”盖了?这怎么也说不通。其实,对王铎诗与书的研究比较多的还是在明、清,特别是清代。而是到了近、现代对王铎的关注就越来越少了,对他的书法,日本人的关注也比我们早,我们只是在改革开放之后,随书法热的逐渐升温对王铎的书法也热了起来。但是对他的诗,还是很少有人问津。我想,这不能不与王铎的“贰臣”身份有关。为传统儒家所不耻的“贰臣”,被斥之不忠不义,其实这样的标准并不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忠”和“义”要看对谁而言,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有利、有益,那就是“忠”和“义”,反之才是不忠不义。王铎的诗和书恰恰就是他“忠”和“义”的生动展示。

杭州是一个温室,国美矗立于西子湖畔,曾让多少少男少女为这座高等艺术殿堂心驰神往。历经过北京、上海等快速消然的城市品味后,李博在这个温室里找到自己的生发土壤。“杭州的环境虽然比较温和,但却能把感情培养起来,这就是我当初选择留在杭州的原因。北京的变化太快也太强,先抛弃旧观念,又从当代转向行为,从行为又转到超表现,很多艺术家都沉静不下来,很多人都放弃了自己的初衷,开始随着潮流追求时代性。”艺术的初衷并不是逐利,而让逐利成为一种被驱赶式的不自觉意识时,艺术便已失去了最具有核心价值的部分。所幸,李博对这一点的认识极为清晰,他坚持的一直是自己内心最纯粹的艺术。

这幅《荷乡月色》作品,一轮明月静静地高悬在穹窿之上,一抹月光轻轻抚醒了淡睡的荷莲,微风弗起,月光荡漾,惊醒的蛙鸣,掩住了花与叶,水与莲的依恋娇羞,侬侬呢喃。仿佛画者又回到那多梦的童年!这种淡雅,意浓境厚的风格,也正是源于画家于油画和国画的双重技法的感悟,创作出的一种以强调色彩为先,意境为上的绘画方法,使作品的气韵更为生动。同时更是为画面注入了一丝动感,飘逸灵动之感油然而生。画家以其丰厚的人文素养与艺术天分,构思精准,他的荷花作品使人在清新、明净中体会到了审美的愉悦。同时作品中吸收了多方面的艺术元素,体现了画者对艺术的把握与领悟的深度,充分展示了荷花的唯美质感。

也曾尝试突破传统,后来他发觉,当时或许是不成熟,但毕竟尝试过了。或许那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一切都该去经历。经历之后,他发现自己更有必要回过头来,继续吸收一下传统的养份。传统的东西不能丢弃,那是根基所在。

我有幸在网上查找到了为数不多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后白一瑾所写的《论王铎诗歌的美学取向》一文,这篇论文为我们提供了明清时期研究王铎诗的24份资料,而且确定了由王铎自身提出的诗歌的美学取向“大”、“奥”、“创”,①并作了详尽的分析和论证,巧妙地回避了“贰臣”的困扰,当然也留下了误读诗境阴冷的一面。但是诗歌美学取向的确立,无疑是有价值的,以下我将以“大”、“奥”、“创”为线索,结合书法的特性,进行诗与书的综合性论证,为当下书法的发展提供某些思考。

与李博的交流过程中,感受最深的是他于艺术的坚持探索和深刻思考。这是个感性而生性内向的大男孩,内心却诗意巍然。他热爱那片记忆中的高原蓝天,热爱那片天地之下的纯净的天穹,又于最繁华深处的都市中体悟着心灵中最初的纯粹,于回归,于进取,于在场,李博一直愿意充当着这种且歌且吟的行者方式,以空旷辽远之心抒写自己的油画艺术。

正午的阳光格外热情,荷塘中的荷叶似乎妥协了这份温暖,软软的依在水面上,懒懒的。波光潾璘的水面一片白光,青蛙此时也停止了鸣叫……远方,水天一色。混沌的烟岚衬托出莲袅娜的身姿……画中灰色调的荷叶显得意味深长,一丝丝叶脉似乎延伸着什么。突然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梁元帝的《采莲赋》:于是妖童媛水,荡舟心许,鹢首徐回,兼传羽杯。櫂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廷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画家油彩下的荷,带着一丝丝的高洁。无人时,静静的看着她,仿佛看到心中柔美的爱人。心中眷恋,那种愉悦便想起属于我们的,那源于心灵的、美丽的梦。

钱永根,《雪后》40X30cm 2015

一、“大”——宏阔崇高的美学价值

李博,1978年生,当代青年油画家,现定居杭州。自幼师从中国美协油画家韦振江先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师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朱卫东老师。

一方水塘的清雅、一泓莲池的幽梦。薄云、青雾,既是眼前之景,又是心中之景。薄薄的雾缠绕在荷塘里,拥着那满塘的荷,缕缕阳光撒入,叫醒了几只沉睡的蛙,远处,晨雾缭绕,莲影摇曳,暗香浮动,令人心醉。当有一天,晨起站在大雾弥漫的莲池边,你看到的绝对不是一朵荷。入眼处粉红荷花若隐若现,渺远静谧,荷塘上弥望的是油绿的叶子,像舞者的衣裙。静静的看着初晨的荷花,待雾慢慢褪去,由近而远,白中带红,显得越发清秀,仿佛又闻道了清香淡雅的荷。

钱永根喜欢扬州八怪,特别是李复堂。对于扬州八怪,钱永根认为,他们打破了传统的表现手法,更多的是其思想和情感上的绽放与升华。与此同时,在钱永根眼里,敢于突破格局又不失传统的笔墨,其中有很多元素,都值得借鉴。就此,他一方面继续在传统中补课,另一方面,更多的是,也希望自己能在情绪表达方面多做研究。

《庄子·知北游》中提出: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这里的“大美”显然是指自然界的显现形态,“明法”与“成理”是指自然界的运动规律和生存法则,庄子认为人类能从自然本身的运动规律上,从人对规律的自由掌握上,确立美与真的统一性 。人类通过对自然界规律的把控,就能够创造出“大美”,即崇高之美。

2008年《城市语言》系列个展泰山画院。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钱永根,《缀霜》68X25cm 2014

什么是崇高美?王铎在《文丹》中有一段论述:

2008年《城市语言》入选全国中青年艺术家展《上海.明园艺术中心》

“神韵是先天真性情,不可强而至。”刘文星对这幅作品,寥寥数语,便含珠玑。画家随笔一落,随意一发,自成天蒙。“世上多山河,有志者高山为阶,无志者小沟难过”。面对艺术,面对绘画,我们更需要触动人心的大美。在刘文星的画作里,我们寻觅到宁静淡雅的志趣,领悟到真挚情感的阐述。刘文星告诉书画圈网记者,我喜欢荷花不仅仅是因为它微风吹过,舞姿婆娑。更多的是那种在浊世中仍能洁身自好,那种居于俗世,却不受世俗羁绊,率真尔雅的真性格。

“‘笔墨当随时代’说的真好。但‘在传统中出走’,某种程度上应该是一种很自然的演变过程。现在追求‘走出来’,回过头来自己再看,其实又等于什么都没有。越是流行的东西越会过时。在理解传统的基础之上,再去顺其自然随着时代特征去表现的笔墨才是好的东西,仅为了创新而去创新,我觉得是不可取的。艺术这个东西,也是没有捷径可以走的。我一直这样理解。”

文,曰古、曰怪、曰幻、曰雅。古则苍石天色,割之鸿濛,特立嵔礌,又有千年老苔,万年黑藤,蒙茸其上,自非几上时铜时甆,耳目近玩;怪则幽险狰狞,面如贝皮,眉如紫稜,口中吐火,身上缠蛇,力如金刚,声如彪虎,长刀大剑,擘山超海,飞沙走石,天旋地转,鞭雷电而骑雄龙,子美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文公所谓“破鬼胆”是也;幻则仙经神箓,灵药还丹,无中忽有,死后忽活,九天不足为高,九地不足为渊,纳须弥于芥子,化寸草为金身,观音洞滨方为现像,倏而飞去,初非定质,令人如梦如醉,不可言说;雅则如周公制礼作乐,孔子删诗书成春秋,陶铸三才,提掇鬼神,经纪帝王,皆一本之乎常,归之乎正,不咤为悖戾,不嫌为怪异,却是喫饭穿衣,日用平等,极神奇正是极中庸也!

2009年《城市语言》系列参加上海春季艺术沙龙国际艺术博览会。

荷花,是画不尽的题材,更是高洁、淡雅、君子之风的象征。作为画者,刘文星将自身的精神提升到一个“空灵而饱满”的境界,作品的艺术张力留给了欣赏者一个清新空灵的唯美世界。灵气的荷,处处浸润着刘文星的情思、意趣、才气与性情。真想和刘文星老师一起,荡轻舟,轻抚琴,醉饮荷……愿你走的更远,油画界的智者。

钱永根,《秋霜》40X30cm 2015

王铎从人类文明发展的高度来阐明中国艺术的本质特性:“古”,对传统的继承。既然是历史,那就必然有人类开天辟地的一面,又有难以梳理、易被遗忘的一面,但是人类的发展,是历史的延伸。王铎书法每一个阶段的发展,都离不开对传统的继承;“怪”,人类在抗争中创造美。崇高是什么?“怪则幽险狰狞,面如贝皮……”,康德说得好:崇高表现为“最粗野最无规则的杂乱和荒凉,只要它标志出体积和力量”,“先有一种生命力受到暂时的阻碍的感觉”,然后有一种“更强烈的生命力的洋溢迸发”,②即从痛感上升到美感,人类社会的美不正是在优美与崇高的辩证统一中发展起来的吗?王铎的书法恰恰具有优美和崇高的二重性,其丰富和提升就在于此;“幻”,艺术创造中的幻想和灵感。“无中忽有,死后忽活,……如梦如醉,不可言说”,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就在于艺术家的“幻”,艺术家有无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决定了艺术的成败、高低;“雅”,中国艺术发展的文化内涵。“雅”与“怪”是一对矛盾,是矛盾的两个方面:“雅”是本质、是目的;“怪”是现象、是过程。王铎的书法将二王融于一身,又吸收了颜、柳、旭、素、米、黄诸家精华,最后形成了独具个性特色的内“雅”外“怪”的风格,达到了“极神奇正是极中庸也”的高度!这种美,雄阔壮丽又不失秀美优雅。我们看如下的诗与书:诗《木栾店》“浊流东汴去,为乱遇陂陀。两度人将老,七年鬓已皤羽,古县窣龙窝。不尽旻天色,苍然出翠螺(孟留山、王跃进主编《王铎诗文残稿》66页,中州古籍出版社2013年10月)。《王铎诗文残稿》一书收录王铎五十至五十一岁两年多时间的自书诗139首。此时正值王铎在书法和诗歌创作上的巅峰时期。黄道周在《黄漳浦集卷十四《书品论》中说:“行书近推王觉斯,觉斯方年盛,看其五十自化”。这首《木栾店》开头点出了时局的动荡,接着是抒发情感的悲凉。但动乱中尚有生机,“孤村翘鹖羽,古县窣龙窝”。最后是点睛之笔,化腐朽为神奇,“不尽旻天色,苍然出翠螺”,浩瀚的天空一览无余,起伏的山峦苍莽青翠。这种情感的升华引起的景象转化,使流动的书法打破常态,将奔腾与收缩、典雅与放纵、情感的宣泄与传统的法度合而为一,达到一种新的奇幻的艺术效果。这种随意所为的书写,笔画粗细、结体大小、墨色枯润、字形奇正的千变万化,使整幅作品极富跳跃性和节奏感,首尾“浊流”与“翠螺”的反差,让人叹为观止,不仅是字形的飞跃,而且有色彩的突变,这种不经意的匠心独运,在相当“随便”的布局中,表现出诗人兼书家这种复杂、矛盾心理中的亮点。王铎在动荡黑暗、复杂多变的社会没有沉沦,他在艺术的创作中获得了精神上的愉悦和尊严,实现着人的价值。请看他在五十岁生日所写的两首诗:“五十今胡至,白头已半摧。宝刀真可笑,酩鼎欲成灰。虏寇无时灭,赓飏何自回。载宁萦寤叹,青髓骨岩开。”时在,不期辄贲瘳何未已,残腊可能除。松桂盟当谂。百年如得偕,非愿舍烟渔这两首诗揭示了战乱给社会和家庭带来的灾难和不幸,“虏寇无时灭,赓飏何自回”,虏寇何时能够消灭,人们何时能够继续吟诵,这是对自由的渴望;“百年如得偕,非愿舍烟渔”,王铎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能留下像《松桂堂贴》那样的名帖在世。王铎五十岁之后,生活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局势的混乱,家庭的灾难,生活的困惑,境遇的不测,使他的思想和情感情感充满了矛盾,他感到“补天乏术,出世无门”,此时的人可以是醉生梦死,也可以是将内心的痛苦、焦灼、甚至颓丧转化为艺术的宣泄,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寻找到审美的依托。王铎选择了后一条道路。这种复杂的情感,反而使他的艺术创作从“工”走向“不工”,书法的用笔、点画、结字、气势、神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王铎喜欢颂龙、书龙,在这三幅作品中就出现了两次“龙”,王铎确实有“龙”的情结,他的诗书中出现了大量的“龙”。“龙则力气充实,近而虎豹鬼魅不敢攫,远而紫日丹霄云翳电火金石不能锢。小之巨之,屈之伸之,可以舞天,可以擘岳,可以掀海,可以入地中,可以出宙外。”③由此可见王铎所谓的“大”,“首先是具有宏壮浑厚、堂皇正大的内在“元气”,也即作品充实的精神内涵和情感力量;其次是能够具备开阔的眼界和博大精微、变化莫测的特点”④。他的诗文残稿比之他的正规条幅更显得随意,涂抹、修改,用笔的恣肆狂放,用墨的浓淡枯润,字形奇崛险怪,笔画勾环盘纡,章法左突右奔,王铎的好友黄道周有这样一段话:“行草近推王觉斯,觉斯方盛年,看其五十自化,骨力嶙峋,筋肉辅茂,俯仰操纵,俱不系人,抹蔡,宜应无如倪洪宝者,但今肘力正操,着力太深,人尚不解其妙耳。”⑤(朱仁夫《中国古代书法史》465——466页)

2010年 《城市记忆》系列群展上海.莫干山.千悦画廊。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我希望画画,最终是一种情感的表达,而不是我到七八十岁的时候还要去考虑用怎样的技法去表现画面。我想在自己的世界里游走。”

图1 临习王铎诗《木栾店》 原作王铎诗《木栾店》

2010年《城市记忆》系列参加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

钱永根,《花卉册》40X25cm 2014

图2 临王铎诗《五十》

2013年 《城市记忆》系列个展泰山画院。

每个画家都有自己的一种情绪,表达的是不同情怀,本应当随心所欲,你觉得美,就用你的笔墨去表现。钱永根说,一朵花,一只鸟,最后是不需要拘泥于画的是什么花什么鸟。画画的初衷是为了描写对象,而后来就是为了表现美和抒发情感。

二、“奥”——寻古探究的审美追求

2014年 《风情牧曲》系列个展杭州海创园。

钱永根,《禽鸟册》一 45X25cm 2014

那么,如何能达到这种“大”的审美效应呢?那就是“奥”,即寻古探究。王铎在《与巌荦》⑥中说:“盍古人奥旨,其精光隐现楮墨外。疑有声响断断,不能埋没。所以为今帖易,为古帖难。千年来绵绵不死者,实有物。焉以厚其魂魄,不徒彊猛。”⑦这段文字翻译成现代汉语的意思是:何不探寻一下古人奥秘的宗旨呢,在它们的笔墨中闪现出精美的光芒。并且不断地影响着后人,这是不能埋没的。所以临习今人的帖容易,临习古人的帖难。千百年来不断地焕发出生命的活力,实在是因为它们有价值。所以他们以其雄厚的力量动人心魄,不只是外表的强猛。他在《拟山园选集》中说:“文之平直者,如行平地,所见薄狭,不必邃深也。欲登古人,无有不奇,比之跻耸峻之峰,劬力苦踵,可云难矣。迨造其峰,廓然万里,目际自尔超然。”在《琅华馆帖册跋》中又说:“书不师古,便落野俗一路,如作诗文,有法而后合。所谓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也。如琴棋之有谱。然观诗之《风》、《雅》、《颂》,文之夏、商、周、秦、汉,亦可知矣。故善师古者不离古、不泥古。必置古不言者,不过文其不学耳。”诗与书都有一个“浅”与“深”和“俗”与“雅”的问题。“浅”者,如履平地,“所见薄狭”;“深”者,“跻耸峻之峰,劬力苦踵”;前者“野俗一路,”后者,“廓然万里,目际自尔超然。”。如何“深”、“雅”?“欲登古人,无有不奇”“观诗之《风》、《雅》、《颂》,文之夏、商、周、秦、汉”。

2014年 “零距离-解冻”当代青年油画家邀请展杭州海创园。

一枝花,可能你两三天就学会了,但是要想画出你心中的那枝花,可能要二三十年才能领悟。或许正如钱永根所言,画画很简单,但是创作很难,所以,古往今来,各行各业,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出路,可出路究竟在哪里,不到那个节点,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游离,昼夜不息。

阅读和鉴赏王铎的诗词和书法,有时会感到有一定的难度,诗文的引经据典和书写的“恣”意“妄”为会让人产生阻隔,但是,一旦明白了,就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认知随之也向深度延伸。如图1《木栾店》尾联“不尽旻天色,苍然出翠螺。”“翠螺”指什么?宋周紫芝《鹧鸪天》词有“明年身健君休问,且对秋风卷翠螺”句,指妇女的发髻,而此处意为在不尽的天空下是起伏的山峦,比喻真是妙不可言,加之书写的极度夸张,审美与认知得到极大的满足。图2《五十》尾联“载宁萦寤叹,青髓骨岩开。”“寤”怎么讲?《诗经·周南··关雎》有“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寐觉而有言曰寤,此句意为满载安宁的理想只能在梦中感叹,而末句“青髓骨岩开”,骨岩,仙姑岩,在湖南境内,又名仙瀑岩。此句以景寓情:青碧如玉的泉水在仙瀑岩绽开,这是何等美丽的景象,情感随之从感叹提升到对未来的憧憬,笔墨的随意流畅则是这种情感的自然表露。图3《五十·其二》首联“知有艾时在,不期辄贲予。”《礼记》云“五十曰艾,服官政。”郑玄注“艾,老也”;《易·贲》:“象曰:山下有火,贲。”孔颖达疏:“欲见火上照山,有光明文饰也。”首联意为,知道自己老之将至,有很多衣着华丽的贵宾来给我祝寿。颔联“夷瘳何未已,残腊可能除。”《诗?大雅?瞻卬》:“罪罟不收,靡有夷瘳。”“夷瘳”,疾病平复痊愈。比喻生民疾苦的解除。此联意为:生民的疾苦一直没有解除,残月可能很快就要结束。颈联“松桂盟当谂,夔龙意竟竦。”“松桂”,即《松桂堂贴》,为明代书画家袁枢所藏。此联意为王铎五十岁生日对此帖念念不忘,以至于誓要与松桂结缘,连夔龙都为之惊恐。足见王铎对该帖钟爱之深。尾联“百年如得偕,非愿舍烟渔。”“烟渔”,指王铎的别号。此联盖指王铎希望自己百年以后,能留下像《松桂堂帖》那样名帖存世。黄道周深知王铎的天赋和才学,并预言其“五十自化”。王铎也似乎对自己的书法有了明晰的认识和判断,以期百年之后能名垂青史。

2014年 《成长的故事》系列参加上海国际艺术博览会。

钱永根,《禽鸟册》二 45X25cm 2014

王铎《临古法帖》后有言:“书法贵得古人结构。近观学书者,动效时流。古难今易,古深奥奇变,今嫰弱俗稚,易学故也。呜呼!诗与古文皆然,宁独字法也。”王铎的这一段话,是针对当时晚明时期所出现的以公安派竟陵派为代表的一股反复古思潮,他们虽然对小品文的兴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对低级、庸俗的文风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钱谦益在《列朝诗集小传》所批评的那样“为俚语,为纤巧,为莽荡,”以至“狂瞽交扇,俚鄙大行”。彭而述《胡德辉先生诗序》曰:“三十年来户公安而家竟陵,盈尺之面安在乎?此非薄视古人,而反高待今人也。吾乡王孟津当年尝感风气之靡,与余矢心共挽,海内有力之士间有所孤奋,以自标置于世,骎骎乎丕变矣。” ⑧可见在晚明复古主义重兴,抨击公安竟陵风气的过程中,王铎实为有力的推动者。“古深奥奇变,今嫰弱俗稚。”这是对自身追求的概括和对当时时弊的批判。

2014年 签约台湾文化艺术基金,个人系列作品多幅被藏家收藏。

在传统的价值观念中,德高望重的前辈似乎更容易让人去接受,无论技法、功夫或是才情。历史背景无法复制,年轻一代人在时代中的游离,也是值得鼓励和欣赏的。游离之中,逆着洋流独自游到低不可取,想要立足传统却又不囿于传统的突破,此间种种,对每位挣扎在创作之路上的人来说,似乎都是画不完的圆。

“深奥奇变”对诗文来说离不开“引经据典”,对书法来说“数十年,皆本古人,不敢妄为。”王铎一生到底临过多少帖,根据杨惠东、许晓俊主编的《王铎书法类编》中的临帖部分:《临王羲之王献之》包括王羲之的《阔别贴》、《此郡帖》、《清河贴》、《瞻近帖》、《大观帖》、《小园帖》、《月半念帖》、《宾至帖》、《散势帖》、《丘令帖》、《谢生帖》、《不审帖》、《清河帖》、《采菊帖》、《増慨帖》、《敬和帖》、《知足下帖》、《诸从帖》、《平安帖》、《吾怪帖》、《嘉兴帖》、《嫂安和帖》、《秋月贴》、《阮新妇帖》、《此郡帖》、《得万书帖》、《月末帖》、《汝不帖》、《吾唯帖》、《兰亭序》、《圣教序》、《此郡帖等阁帖卷》、《徂暑帖等阁帖卷》,诸多帖临习数遍。王献之的《奉别贴》、《岁杂帖》、《敬祖帖》、《省前书帖》一二、《昨得不快帖》、《鹅还贴》、《愿馀帖》、《余杭帖》、《鄱阳帖》、《鹅群帖》、《东阳帖》、《敬祖帖》、《来迟帖》、《玄度和来帖》、《违远帖》、《廿九帖》、《省前书帖》、《豹奴帖》、《节过岁终帖》、《愿馀帖》、《忽动帖》、《委屈贴》、《江州帖》、《冠军贴》、《吾唯帖》、《月末帖》、《鹅群帖等阁帖卷》,诸多贴也临了数遍。《临唐代诸贤》临欧阳询《籣惹帖》、虞世南《贤兄帖》、褚遂良《潭府帖》、《家侄帖》一二三,《仿唐太宗书卷》,唐太宗《叔艺帖》、《琵琶帖》、《使至帖》,徐峤之《春首帖》一二,柳公权《辱问帖》一二、《圣慈帖》、《伏审帖》、《荣示帖》、《书扇面》,薛稽《夏热帖》、宋儋《接拜帖》,《淳化阁帖》等。《临古帖》部分,《张芝终年帖》、《郗愔至庆帖》、《谢安帖》、《王涣之二嫂帖》、《王昙首昨服散帖》、《谢庄昨还贴》、《薄绍之迥换帖》、《王僧虔刘伯宠帖》、《王筠至节帖》、《谢璠伯江东帖》、《谢璠伯江东帖等阁帖卷》、《庾翼季春帖》、《庾翼故吏帖等阁帖卷》、《王操之婢书帖》、《钟繇宣示表》、《褚遂良潭府帖》,《徐峤之春首帖等阁帖卷》、《王涣之二嫂帖等阁帖卷》、《张芝冠军帖等阁帖卷》、《琅华馆崇古帖卷》、《千秋馆学古帖卷》、《宋明帝郑修容帖等阁帖卷》、《琅华馆信古儗帖卷》、《古法帖及米芾帖卷》、《拟山真迹卷》、《古帖山水合卷》、《米芾佛家语卷》、《书赵孟頫诗帖》等。王铎临帖之多、之广、持续时间之长实属罕见,他在临习的过程中对古帖始终有一种敬畏之情,“书古帖,瞻彼在前,瞠乎自惕。譬如登霍华,自觉力有不逮,假年苦学,或有进步耳。”⑨只有当你仰视古帖的价值,深感自己的不足,虚下心来,经过不断地努力,才会有进步。倪元璐为王铎的“奥”作了注解:“诗特奇削,书法遒古。”⑩

2015年 《成长的故事》系列作品个展杭州海创园。

钱永根,1981年12月生于浙江绍兴、2006年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花鸟专业,现为杭州画院画师、杭州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三、“创”——超凡脱俗的创新精神

2016年 《风情牧曲》系列作品,苏州创博会。

2002年——2006年于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花鸟专业学习

王铎“遒古”有两句话:一是“不离古”,二是“不泥古”;“不离古”产生了“奥”,“不泥古”就有了“创”。完整地一句话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2016年 “迎面与撞见”青年艺术家群展,杭州江虹美术馆。

2006年——至今在杭州画院从事美术创作

上文对《木栾店》、《五十》三首诗和书作的解读和分析,足见其“诗特奇削,书法遒古”的特征。类似的作品在《王铎诗文残稿》一书中不胜枚举。这里着重谈一下“书法遒古”而“不泥古”,即“创”的问题。姚建杭在《王铎书法类编》序言中的评价是到位的,王铎“执着多年的‘皆本古人’,在巨大的心理压力和复杂的情感自责中,反而积耻沈潜,郁悒成章,自此王铎有了突破性的创格,即傅山所说:‘四十以后,无意合拍,遂能大家。’所以煊赫古今,自成一家,绝不寄篱于右军,王铎终于临古出古,超越自己,胆大妄为,独辟新界。他深入秦汉篆隶之法,将‘二王’行草体系发挥成雄强恣肆、酣畅淋漓、闳中肆外的大气魄,既忠于传统,又匠心独运,于蚕丛鸟道中另辟生面,足以让后世学者心旌神摇。”他岂止是“深入秦汉篆隶”,他庆幸生活在一个给他带来无穷灾难而又即将结束的封建王朝,正是这黑暗与光明交织的时代成就了王铎,他有机会通览、临习各个时代大家的作品,加之自身的勤勉奋进,又有悟性,最终的成就是必然的。我们将王羲之的《兰亭序》和王铎临习的《兰亭序》加以比较,就能清楚地看出它们之间的继承关系和发展。至于王羲之的《兰亭序》和王铎临习的《兰亭序》在历史上的地位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前者具有开创的意义,它是奠基者,永远是第一位的;后者是继承和发展,对前者的超越也是必然的。我选了不同时期王铎临习的两幅《兰亭序》作品,与王羲之的《兰亭序》加以比较,可以作一个不很恰当的比喻,王羲之的《兰亭序》犹如美丽如花的少女,而王铎三十多岁临习的《兰亭序》恰如血气方刚的少年,而四十多岁临习的《兰亭序》确如成熟坚强的青年。王羲之的《兰亭序》,元郭天锡跋此贴很恰当:“书法秀逸,墨彩艳法,奇丽超绝,动心骇目,毫芒转折,纤微备尽。”而王铎得益于那个时代,前贤为他提供了丰富的资源,这两幅作品从不同的角度发展了原作的特征。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2006—浙江省中国画作品大赛、浙江省第四届青年美术作品展、“潮涌浙江 繁花似锦”浙江省美术作品展、浙江省第五届青年美术作品展、浙江省中国画写生作品展、“汾水流丹”——2013第三届全国大城市画院作品展、“城市表情”——2014中国大城市专业画院作品展、“运河春秋”——全国中国画名家邀请展、第三、四、五届中韩美术国际交流展、“名城有约”——中国画名家作品邀请展、“四时花语”——钱永根中国画作品展等。

第一幅作品创作时的情景与王羲之当时的情景相似,王铎冬日“偶访蜀亭老先生,烹鱼酒快谈,拈得花绢,辄书卒章”⑾。这种快适逸悦之感,近于“一觞一咏”的东晋气派,其笔法、气度,最近于《定武本兰亭序》的神韵,但是在行云流水、潇洒飘逸中,骨格的清秀与坚挺共存,点画的流畅与涨墨互用,使疏密相间中增强了节奏感,章法布白更为精妙。第二幅作品是一幅极为成熟的作品,明显有扎实的唐楷功底,特别是颜柳的笔法,同时对米芾的痴迷,“直窥二王堂奥”。他说:“米芾书本羲、献,纵横飘忽,飞仙哉!深的《兰亭》法,不规规摹拟,予为焚香寝卧其下。”⑿米芾使他打开了二王宝库的新天地,他在府内看到了米芾真迹千余件,他说,米芾“字洒落自得,解脱二王,庄周梦中,不知孰是真蝶,玩之令人醉心如此!”⒀王铎已经把米芾摆在了与二王同等的位置,“从米芾直窥二王堂奥。这不是二王的形、二王的神,而是二王的创造精神。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晋以后,理解二王的价值和创造精神,其作品又直接二王渊源的,不是虞,不是褚,而是米芾;米芾以后,不是赵,不是董,而是王铎。”⒁从这幅作品,我们明白了,同样的文字从飘逸清秀的神韵转化成恣肆雄强的气度所需要的条件:魏晋的韵致、唐楷的法度、明清的意态,这是“五十自化”必备的基础。那种认为不会楷书可以直逼狂草的论调,就如同不会站立就要跑步一样可笑。狂草还需要条件,时代的变化、环境的影响,特别是心灵的提升,都是狂草产生的催化剂。王铎庆幸那悲凉的世界使他从极度痛苦的心灵挣扎中摆脱出来,艺术成就了他的辉煌,完成了从生活的痛感转化为艺术的美感的过程。王铎的狂草是超越前辈的,他的书杜甫诗系列极具震撼力,他在《杜甫凤林戈未息诗卷》中写到:“用张芝、柳、虞草法,拓而为大,非怀素恶札一路,观者谛辨之,勿忽。”王铎的这番说明和提示,强调“拓而为大”的作用,实际就是创新,这里虽然对怀素有所贬义,但是他强调的是不能把一般信札的狂草与扩大到几十倍的狂草相提并论,他提醒“观者谛辨之,勿忽。”这幅作品,一气呵成,笔力苍劲,纵敛自如,墨竭而势不尽,笔枯而力无穷;勾环盘行中见豪放,点画狼藉中见凝重,结体奇崛,疏密有度,飞动震荡,气势夺魂。

钱永根,《叶上初阳》136X34cm 2010

王铎的诗与书给予我们这样的启示:书要有诗人的情怀,要有历史传承的深度和社会阅历的广度,要不断地磨砺、探索、追求、创新,只有做强自己,才能超越古人。

钱永根,《荷声过急雨》136X34cm 2016

图4 王铎三十四岁《临兰亭序并律诗帖》

《听雨》,136X34cm 2015

图5 王铎四十四岁《临兰亭序》

《秋树槭红》,136cmX34cm 2010

图6 王羲之《兰亭序》

《花卉册》,40X25cm 2014

图7 王铎《杜甫凤林戈未息诗卷》

《灵气素韵》,136X34cm 2014

释文:凤林戈未息,鱼海路常难。候鸟云峰峻,悬军幕井乾。风连西极动,月过北庭寒。故老思飞将,何时议筑坛。(丙戌三月初五二更,带酒微醺,不能醉。书于北都琅华馆,用张芝、柳、虞草法,拓而为大,非怀素恶札一路,观者谛辨之,勿忽。孟津王铎。)

《鸿雁几时到》,136X34cm 2016

①《祁忠敏公日记·涉北程言》:“王盛称予五律,云七律尚有薄处。因以‘大、奥、创’三字以予箴。”薛所蕴《阎审今诗序》,还记载王铎曾赠阎审今“以创、以奥、以老”。(转引自白一瑾《论王铎诗歌的美学取向》2011年5月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②拙着《美学基础理论》168页。

③王铎.拟山园选集[M].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第111册.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5.

④⑧⑩转引自白一瑾《论王铎诗歌的美学取向》)

⑤朱仁夫《中国古代书法史》465——466页。

⑥王铎 致戴明说王铎手书信札,内有小楷书杜甫五律二十一首,手札二十九通,皆写给戴明说。戴明说为河北沧州人,明崇祯七年进士,国朝官至户部尚书,善书画,与王孟津名位相埒且相契最深。

⑦王铎《拟山园帖》第11—12页,河南美术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

⑨《琅华馆仿古帖跋》《中国书法全集·王铎书论选注》62卷649页

⑾《中国书法全集·临兰亭序并律诗帖》61卷3

⑿《中国书法全集·王铎书论选注·跋米芾吴江舟中诗卷》62卷659页

⒀《中国书法全集·王铎书论选注·跋米元章告梦帖》62卷663页

⒁《中国书法全集·刘正成〈王铎书法评传〉》61卷10页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本文由美高梅app发布于艺术大师,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艺术家,天空下的风情

关键词:

上一篇:论王晓银彩墨艺术学术性,水墨画家康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