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app > 艺术大师 > 朴茂天真,中国一级书画家

原标题:朴茂天真,中国一级书画家

浏览次数:185 时间:2020-03-30

杨建锋,中共党员,1978年6月出生于炎黄故里——河南新郑,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院书法研究员、中国书画名家网一级书画家、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直机关书法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中州文博书画院常务理事、河南新郑炎黄书画院副院长、郑州大学美术学院及郑州理工学院特邀书法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考级获得高级资格。多年来受益于着名书法家、欧楷传人田蕴章、田英章老师的指导。作品多次参加各种书法大赛,作品入展“永远跟党走全国职工书法艺术展”,河南省第二届新人新作展优秀作品奖,走进博鳌——全国书法美术家精品展最高奖,2014年作品获红塔山首届烟草行业在职职工书画作品大赛三等奖,2014年参加河南烟草行业“铸就伟大工厂、实现伟大梦想”活动获得一等奖。作品多次在各种报刊、网站发表刊登。多幅作品被省市领导、企业家、各大书画院、书画协会以及日本、加拿大、韩国、台湾等知名机构和藏家收藏。并被华夏书法文化研究会授予“华夏艺术名人”荣誉称号。

前几日,同事收到一封信札颇为有趣,黄色的竖行信笺用行草书写着的“XX友如唔……今日京城又是雾霾天气,不知省会石家庄如何?顺祝冬安”,最后落款“乙未年十一月初九 民华顿首”。我不禁感叹现如今写信的人都不多,更遑论用毛笔写封书信同好友交流呢!也不禁对写这封信的人——郁民华先生颇为敬佩。郁民华,笔名有耳,他对书道的悟性和执着,铸造了其书道大境。

中国画的学习和传承有着不同的路径。新中国成立以来,尊苏联的西画教学模式为“正统”,过了学院派几代人的强化训练,在艺术造型和艺术观念上,已让传承千年的意象造型的中国,面目全非,体无完肤,进退两难——既望“洋”兴叹,又去“中”日远。想回归纯粹,谈何容易。只是“笔墨”一关,就把百万大军挡在了门外。

李澎,字无翼,号华山李澎,书法家、美术编辑。现为《中国墨宝》副主编、翰墨网艺术总监、陕西省文化软实力研究会常务理事、陕西省漫画研究会副秘书长、陕西省楹联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化艺术产业促进会会员、中兴文稿编辑社编委、甘肃合水书画家协会理事、陕西人大工作者书画研究会理事、陕西毛泽东书法研究会理事、西安曲江书苑副会长、陕西秦风书画院副院长、长安老子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

杨建锋作品——《大爱无疆》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郁民华出生在唐山滦县的一个文化氛围浓郁的小山村——韩家哨村。当时韩家哨以魔术表演闻名唐山,每逢有表演,附近十里八乡甚至外县的人赶来都来观看,热闹极了。逢年过节,村里还要组织扭秧歌、唱皮影戏等活动。看着大人们穿上花花绿绿、银珠乱颤的戏曲服装,摇着纸扇,翩翩起舞,孩子们就陶醉在节奏鲜明的鼓点锵锵齐锵锵。。。以及“虽如此,不要速,慢思良策,再想清楚。。。”的咿呀声中。郁民华的父亲也喜欢唱皮影戏,偶尔也会来几嗓子,唱皮影戏要掐着嗓子,拿捏独特的戏曲味道,就像书法中对线条的锤炼,要的就是这种欲放还收、张弛有度、恰到好处的力道。

然而,中国画如同其母体中国文化一样,有着极大的包容性和顽强的生命力,总有有识之士在坚守和传承。这种方式就是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进行的。千百年来,随着绘画的发展和艺术表现力的逐渐丰富与完善,成为一种有规律可循的“法”。而这种法即是前人的艺术成果,也是一种巨大的精神财富,学画的成与败,创作的优与劣,于取“法”乎上有极大的关系。所以,中国画的学习过程,主要是以临摹前人的遗迹,掌握各种画法和程式为入门的路径。

与着名老腔文化传承人王振忠 《活着》《人面桃花》《邙山》配音与着名老腔文化传承人张喜民

杨建锋作品——《云水禅心》

草书 杜甫秋兴八首扇面

记得黄永玉先生有一篇文章的名字叫《鬼手何海霞》,说何先生早年跟随张大千先生学画并为大千先生代笔,学谁像谁,出神入化,堪称“鬼手”!其称羡之情溢于言表。张大千和何海霞自然而然也凭藉此种本事而终成大家。

李澎出生于陕西华阴,这里有巍峨险峻的华山,古韵豪迈的老腔,曾经熙攘的古华仓遗址与魏长城依然残存。自幼受舅父影响,喜文弄墨。也常随姥爷去观赏古韵秦声的文艺,就这样积淀下了喜爱传统文化的记忆。中专期间,系统学习素描、书法、国画、篆刻、油画等课程,收获丰厚。学习期间受到书画专业老师的偏爱,艺术水平和美术功底都有很大提高。大学期间,坚持研习历代名碑,课余向陕西书画界老师请教学习,收获甚多。毕业后从事艺术媒体工作和书法创作理论的研究学习,有机会与更多优秀的专业书画老师学习交流,多次参与社会各界文化活动。相关作品及评论被中国国家艺术网、人民美术网、中国书法家网、中国书画网、中国收藏网等全国数百家专业媒体报道。作品曾发表于《福建艺术》、《蓝海》。

杨建锋琴棋书画样样皆能,曾参军在部队当过文艺干事、文书等职,喜好二胡、小号、吉他等管弦乐器。自幼酷爱书法,初习唐楷,继从汉魏。他读晋抚魏,师秦法汉,取法高远而能师古出新。在书法艺术上,杨建锋四体皆擅,书风宽穆雄强、俊健恣肆。他的隶书华美俊朗,行书信笔恣趣、蛇惊兔奔,楷书优雅婉劲、温和典雅……尽显书艺禀赋。多年来坚持临写古代名家碑帖,学颜赵,习二王,主攻欧楷和行书,受到书法界内外的广泛好评。

郁民华是从小受到家人和小学老师的影响,开始喜欢上毛笔字的。过去农村条件很差,夏天天气炎热,别人都在乘凉,而他却把桌子搬到树荫底下,拿上小板凳,摆好毛笔、纸、墨,一笔一划认真写起来。这么一写,就是几十年,不管课业或者工作多么繁忙,都没有丢下书法。有了从小积累下的“童子功”,他的书法渐入门径。在浩瀚的书艺海洋中,他遍临真、行、草、隶、篆诸帖,尤其喜欢酣畅淋漓、气势恢弘的草书。他潜心研究多年,游艺于二王、孙过庭、米芾、王铎的碑帖作品之中,不厌其烦地临写,在大量临摹的过程中,他有意识地融进了王铎的连绵气势,徐渭的空灵萦绕,怀素的流畅洒脱和张旭的奔放纵逸。古人境界之高今人虽难以企及,但是略得毫末,便足以借此升发开来,创造出自己的书法空间,是以他逐渐领悟笔法、墨法、章法,其草书作品,用笔大胆果敢,气势酣畅淋漓,具有很强的形式美感和视觉张力。

似乎中国的文学、书法、戏曲、中医、武术以及各种技艺和绘画一样都是这样传承:先是“临摹”师傅,继而“临摹”前人,尔后遍“临”各家,最后才是自立门户。这有可能是中国画学习的最为直接的门径,或者说是不二法门。之所以要说这些,是因为建希也是如此画出来的。建希和50年代出生的这一代画家一样,生不逢时,从上学起就在各种运动和变革中左冲右突,摸爬滚打,文化的“命”革的比较彻底。在无书可读,无画可看,万马齐喑的年代,如同建希与我这样的喜欢画画的少年,即使对绘画酷爱,也只有一条路可走——偷偷摸摸的拜老师,以临画稿的形式,临摹,临摹,懵懵懂懂的临摹……对古人和老师的崇拜,让我们觉得这样学画是天经地义的,当然也就乐此不疲。不存在像现在的众多美术院校的学子,陷入进退两难的维谷——既要全盘接受西画的理论,又要重新认识传统;既要讲透视光影,又要找回笔墨,瞎碰瞎撞,如坠五里雾中,一片混沌……

华山李澎的书法艺术以柳公权楷书入手,后临习张迁碑数年,收获颇丰。近年来对王羲之的书法和齐白石的篆刻情有独钟。近而转入圣教序的学习与研究,努力吸收书圣的笔墨技法。其作品根植传统,勤耕笔墨,深得二王笔意和古法,追求书卷之气。在研究书法的同时,也不断的学习传统文化,从中挖掘素材,提炼升华,用带有灵性笔意充实着自己的书法作品。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虽说郁民华与书法结有不解之缘,但他又的的确确是个“理科人”,大学时学理工科,专业是工业自动化,参加工作后又与石油打交道,搞电气工程,成为了高级工程师。郁民华因工作原因数次投身海外石油项目建设,非洲,与中华文明有着可闻可见可触的文化差异,很难买到毛笔、宣纸。“记得2004年第一次出国,在国外待了8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准备不够充分,加上乘坐飞机携带行李重量有限制,只带了少量宣纸和墨汁,所以不敢浪费,这真使我尝到了洛阳纸贵的滋味!”回忆起这段经历,他仿佛又置身于那个窄小的工地宿舍中,支着一张小桌,桌上摆着一方不大的砚台,好像生怕没有足够的宣纸,屋里到处都是收集来的旧报纸、旧信封、打印废纸,就连包装用的纸箱都派上了用场。

哈!如此说来,建希和我等倒成了幸运的现代美术教育的“漏网之鱼”,误打误撞地走了条较为纯粹的国画学习的“野路子”。因为不是学院出身,连我们自己都觉得这样学画是“业余耍”。“业余”没有什么不好,一部中国美术史,自宋以后,处处都写着业余二字……

华山李澎书法作品华山李澎书法作品华山李澎节临《寒食帖》华山李澎书法作品华山李澎书法作品

大抵寂寞孤苦的环境更能激发出人的创作热情,也在客观上促进了他草书风格的转变。因为地方小,纸墨有限,所以随心所欲、酣畅淋漓地挥洒大草和大幅作品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他就因“材”制宜,顺应其道,在小草小字小幅作品上狠下功夫,以古为徒,从十七帖入手,临孙过庭书谱、二王手札,随着人生阅历的积聚和沉淀,他的字,愈发如游龙入海般潇洒,如浮云落纸般飘逸,既有张狂飞舞的豪放,同时又不失含蓄深刻的内敛。这样写小字,既填充了他闲暇之余孤寂的时间,也为他的创作指明了方向。

建希是我四十多年的画友,十几岁时共同得到了建希的父亲——着名画家孙立荣先生的启蒙。1975年我俩又同年进入当时潍坊唯一的有绘画专业的工艺美术研究所。跟随潍坊卓有建树的画家和老艺人学画的同时,着实的画了多年的宋画小品、国画屏风以及近现代大家作品的复制等等所谓工艺品出口的任务。笔上的功夫也伴随着日复一日大量临摹复制在不知不觉中练就了。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而现在,他似乎进入了书法的自然书写状态。书法之法,是一种法度,也就是用毛笔书写汉字所要遵循的法度和方法。我们学习书法,必须要取法古人,这是成为书法家的不二法门。然而,当我们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孜孜以求古人法度的时候往往又掉入一个难以自拔的泥潭——泥古不化。所以,前人曾经说过“可贵者胆”。一个艺术家,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是极其重要的,郁民华这些年来也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前行着。对于他来说,自己的“自然书写状态”就是脱离书法离不开宣纸的窠臼,这与他在非洲工作多年养成的习惯分不开。多年来他养成了随手收集书写用纸的习惯,旧报纸、买糖葫芦、糖炒栗子、茶叶等的包装纸,甚至连餐巾纸都不放过。记得几年前在河北沧州举办的一次河北省书协国展看稿会上,郁民华的一幅在苏丹当地报纸上写的随笔受到了与会诸多名家的关注。而相比于大幅作品,他更乐于以信札手记的形式把日常生活中的所遇所感记录下来,一方小小的泛着黄的旧纸承载着一整天的喜怒哀乐,这就是作者其不与人同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自由地书写着自己的性情。欧阳修书论云:“学书勿浪书,事有可记者,他时便为故事”。也许沧海桑田,这一方小小的泛着黄的旧纸承载着的喜怒哀乐也便成了故事。

让我们能坚持下来的,就是真心热爱绘画!还有的是在加班加点完成出口任务的同时,每年都有一次外出写生的奖励。雁荡、黄山、华山、桂林、泰山、崂山等名山大川,都留下了我们年轻的足迹……而写生的方式也顺理成章的用传统的“古”法用笔来操作。即使自己想画的画——创作,也在不知不觉中溶进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传统中国画的创作精神。与古人暗合,当然是一种幸运。

孙过庭在《书谱》中有“五合”之说:“神怡务闲,一合也;感惠徇知,二合也;时和气润,三合也;纸墨相发,四合也;偶然欲书,五合也。”也就是说书写的最佳状态是在精神怡悦自在悠闲的时候酬答知己,彼时时令温和气候湿润,纸佳墨优利于发挥,再加上突发灵感欲尽其兴。生活中“五合”之状态难达到,也不能强求,郁民华以平常之心书写日常生活,在平实中透出一种大灵性、大智慧。“严防浪费,严守传统,严肃创作;心态平实,笔墨扎实,写出果实”,似乎用郁民华自我调侃的这“三严三实”概括他的态度和目标再合适不过了!

在学画的道路上,建希更为幸运。本身的家传不说,早在1983年他就有机会去浙江美院学习深造了。画界的人都知道,当年的浙江美院受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等近现代大师的影响,特别注重传统中国画的教学。建希南下学习时正是精力最为旺盛的28岁,这个年龄是一个画家确立艺术观念的黄金时段。他在学习期间,临画得到了美术教育家童中焘先生的指导,系统临摹了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郭熙的《早春图》等古代名迹。他甚至可以到山水画大师陆俨少先生家里上课,聆听感受陆先生边讲边画的言传身教。先生的丰采,建希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如在目前,说起陆先生的笔墨纯熟,更是叹为观止。对大师的崇拜,使建希临摹了不少陆先生的作品和写生稿。而外出写生则跟随美术界的风云人物谷文达和卓鹤君先生,领略九华山之秀、黄山之奇。这二位先生是以精到的笔墨展示现代观念的探索者。超前的美学思想和带有抽象意味的写生方法直到现在还影响着建希的笔墨观。

郁民华,笔名有耳,斋号朴清斋,又署榛茗堂、博古轩。河北滦县人,现供职于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高级工程师。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北省草书委员会委员。

建希这一年的学习虽短,但在这样几位先生的影响下,视野大为开阔,眼界遽然提高,专业的水平更是日益长进。奠定了他审美的极高眼力,特别是在日后书画收藏和鉴赏方面的天赋显现了出来……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近些年来,我们纵观建希山水画的面貌——粗犷、雄伟,有着北方山水的气度。但在笔墨的运用上,还是南派山水的路数,依然有着陆俨少先生用线和谷文达先生用墨的影子。

提起用墨,实际上是用水,而用水的妙处是较为聪明的画家才能为之。建希在这方面尤为擅长——他以积墨、泼墨、泼水营造出一种云烟宕荡、浑厚华滋、深沉幽暝的画面意境。他在笔法的运用上,力追石涛,用笔时而浑厚古拙,时而灵动活泼。在山势形态的造型上,他更是借助了白石先生的意象造型,舍弃了自然形态的变化和细节,以方圆之间的构成形态,使画面中的山庄重而大气——已然形成了建希自己的山水风貌。而在花鸟画的学习上,他崇尚白石并以临习白石的笔墨为乐趣,所追求的是用笔大气,以书入画。所以看建希的花鸟画构图饱满,布局开张,用笔沉厚,变化丰富,不落俗套而显富贵之气。总之,通过这本画册可以看出建希的勤奋和用功的巧妙……

过来人都明白,作为画家几十年笔耕不辍是职业生涯,而真正懂得笔墨三昧却不易得!能达到一定的高度并与大师对上话更为难能可贵……

我与建希兄结谊四十余年,视兄为画中知音,见面就有说不完的“画”。所以,在他首本画册出版之际,说这几句画中有话的心里话,以畅其情,以襄雅举。

孙建希,职业画家。1956年生于潍坊。1975年就职于潍坊工艺美术研究所, 从事专业绘画的学习研究创作;1983年深造于浙江美院国画山水系, 受教于陆俨少、孔仲起等先生。

创作作品多次参加学术大展: 1992年《九华云起》入选全国首届山水画展;1993年《黄山印象》在全国职工美展中获二等奖; 1994年《暮色天外来》入选文化部迎春画展并发表于文化部专刊《艺术通讯》;1997年参加新加坡举办的“春到河畔”艺术节中首次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多次参加对外交流并有学术论文《曲线与直线的联想》发表于中国美术报。

作品力求以骨法用笔达到传统精神与现实的浪漫主义相结合。崇尚“笔墨当随时代”。志向“书以言志”“画为心声” 。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本文由美高梅app发布于艺术大师,转载请注明出处:朴茂天真,中国一级书画家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艺术家,天空下的风情

下一篇:溪山诗画,零度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