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app > 艺术大师 > 草书之我见,专访画家刘国玉

原标题:草书之我见,专访画家刘国玉

浏览次数:82 时间:2020-04-06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名誉主席、开国将军罗瑞卿之子罗箭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中国抗日战争在东方战场起到骨干作用”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最近,刘国玉山水画展在珠海市博物馆展出。刘国玉是知名诗书画家,他的焦墨作品笔墨凝重、朴素,布局饱满,气象浑穆,在焦墨山水方面已成一峰之秀。不仅如此,他还自筹资金建立了非营利性公益文化机构——翁山诗书画院。画院建筑面积近6000平方米,青砖外墙,风格朴素典雅,矗立于广东翁源滃水之滨。

张进新近影 草书,是为书写便捷而产生的一种书体。 《说文解字》中说:“汉兴有草书。”草书始于汉初,其特点是:汉字之梗概,损隶之规矩,纵任奔逸,赴速急就,因草创之意,谓之草书。”简言之,草书是在文字文段抽象的符号基础上,进一步抽象的书法艺术。

日前,第八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评选结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我市书法家张其亮的行草书法作品《海岳名言节录》荣获大奖。这是张其亮书法作品继今年五月份入选全国十一届书法篆刻大展之后又获得的一项殊荣。张其亮以研习米芾书法见长,他在工作之余默默耕耘,十多年来临池不辍,孜孜于书法研习,近几年连续多次在全国、全省专业书法大展赛中获奖、入展,是潍坊屈指可数的在全国全省获奖最多的书法家之一。着名书法家、米芾书法权威曹宝麟教授曾给予高度评价:“笔法正、气息好、没习气”“殊得潇散之致”。那么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书法家,他是如何做到的,背后又有怎样的艰辛,近日,潍坊广播电视报社本报记者左宝杰对其进行了专访。

我知道您的父亲罗瑞卿大将是我国杰出的领导人之一,首先想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些罗大将军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不平凡的经历。

四处筹措经费建诗书画院 以文化熏陶社会

草书以形体学大致又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形体草书,是以楷为基础的草画表现;二是符号草,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看不懂的草书。形体草也即人们常说的行草,符号草则为狂草。能写好行草实为不易,能写好狂草则尤难。纵观中国书法史,写行草真正有成就的名家,也只有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董其昌等人;而写狂草有成就的,则仅有张旭、怀素和毛泽东。由此可见,狂草是各书体中,难度最大的一种书体。

“写书法是最好的休息”——

我分享一下抗战时期我父亲的两段经历,首先是1936年红军长征到了延安以后,就成立了红军大师,当时主席就说,我们长征胜利到陕北有一段比较平稳的时期,需要给我们的军队干部进行培训和训练。北伐战争时期有一个黄埔,所以我们要建立自己的黄埔,就叫红埔,后来就说叫红军大学,这样成立了红军大学,后来改名为抗大。我父亲在延安时期主要是从事抗大的教育工作。抗大从第一期一直办到第五期,最后发展到规模一万多人,培养了我军大批的工作者。后来1939年主席跟我父亲讲,说延安现在人越来越多,延安人民的负担太重了,说你是不是带一些口、带一些嘴走,再一个,各个抗日根据地发展很快,需要大量的干部,说你带一些人走吧,这样我父亲就带着抗大,还有陕北公学一些学生,从延安出发到了晋察冀抗日前线。这些人去了以后,不光是留在晋察冀,还有沿路的晋绥,以后又到晋冀鲁豫,到新四军的华中根据地,这些人都分到各个根据地,壮大了各个根据地的队伍,后来又成立了很多抗大的分校,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记者:我们常见的是画院,比较少见以诗书画来命名的,您认为诗书画这三者关系是怎样的?

那么,狂草最鲜明的特点又有哪些呢?简言之归纳起来应有七点:一、点划飞动;二、笔情墨趣;三、结构多变;四、章法生动;五、线条优美;六、血脉连通;七、气韵天成;八转化跌宕;九、气势磅礴;十、奇逸潇洒。总之,狂草之美宛如无言而有诗篇之意蕴,无动而有舞蹈之身形,无色而有绘画之斑斓,无声而有音乐之旋律。狂草龙飞凤舞,线条流畅飞泻,应是草书的最大特点,杜甫《酒中八仙歌》说:“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笔如云烟。”张旭作草时,旁若无人,将满腔的情感倾泻于笔端,如醉如痴,似癫似狂,其书之潇洒磊落,惊世骇俗。怀素作书也是“兴来走笔如旋风。”唐吕总《续书评》云:“怀素草书,援豪掣电,随手万变。”其痛快处有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可见速度之快!

他把别人娱乐的时间全都用在了书法写作上

到1939年的时候,中央决定让我父亲直接调到八路军总部担任野战政治部主任,那个时候朱老总已经从太行山回到延安了,准备筹办七大,当时在太行山留下的有彭德怀、左权、我父亲和杨立三,杨立三是后勤部长,我父亲是政治部主任,左权是参谋长,他们四个,在太行山八路军总部,领导整个八路军的抗日活动。所以,后期主要是在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工作。那个时候,因为咱们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我们的根据地都是一块一块的,像山西那边是晋绥、太岳,华北这块就是晋察冀、山东,分得很散。野战政治部出去一趟非常的困难,他那个时候工作的主要形式,在野战政治部开展政治工作的主要形式,一个是派巡视组,跟我们现在中纪委派巡视组是一样的,但是他主要的内容不是,我们现在巡视组的主要内容是反腐了,那时候的巡视组主要是指导各个根据地的政治工作,发现问题,搜集问题。再一个,很少几次召开一些政工会议,总结经验。主要的精力,他当时在太行山主要的精力放在对敌斗争,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包括国内的统一战线,团结国民党,团结抗日、民族党派这些工作。再一个是做敌工工作。当时在野战政治部的敌工科团结了大概有二三十位日本的,开始叫觉醒同盟,就是这里头一部分是被俘虏的日军,还有一部分是从延安日本的工盟学校过来的一些,这些日本人一块儿做日军敌工的宣传工作。后来成绩很大,这块工作后来成绩很大,因为从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一直到1940年、1941年,基本上没有日军战俘,那个时期,前期作战的日军是经过多年的武士道,还有敌军的反共心里,所以那些人非常的反共,甚至到什么程度,我们平型关大战的时候,消灭了日军一千多人,其中有一些,受了伤的日本战俘,我们当时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给这些日本伤病战俘给予人性化治疗。通过我们反复宣传和耐心做工作,很多日本战俘也参加了统一战线。

刘国玉:诗、书、画其实是中国的文化艺术系统,西方绘画讲究像,画什么像什么。而中国传统艺术讲究传神、写意,讲究文化内涵、意境、诗意。宋朝以后,中国的绘画有很大的改革,将诗、书、画结合起来,形成有特色的中国艺术系统,这是中国艺术的进步。研究审美艺术首先要放在文化的高度,用文化统领艺术。在中国,艺术服从于文化,这和西方不同。所以我们将诗放在最前,也就是放在最高的高度,因为文化是艺术的基因和命脉。

我习狂草,不与人同。一是眼临而不手摹。古人学书之人,都讲首先在临摹上下功夫,临得越象,将来的成就才能越大。后我发现,某人学的是哪一家,其作品也就深受哪一家的影响,甚至点画都一模一样,进去容易,但跳出来很难,这个某人就永远难成大家。回顾历史书家中,如何绍基学颜鲁公其书水平不算低,但何绍基永远处在二三流水平。这样的例子还有如现代的舒同,也是学颜体,但做为开门立派,显然不够。学狂草也有死学一家的,其所书的形非常像,但没有自己的性情在里面,不能说是好的作品。这样的作品,也永远难和欣赏者产生共鸣,起不到书教的作用。为避免这一后果的发生,用心临而不用手摹,其实是学书的关键所在,也只有这样,才有自己的面目,有自我而不是书奴。二是狂草的速度。古人论述很多,大多强调一个快字,而今很多人在讲如何书草时,却强调一个慢字,我以为从美学的角度来看,整幅作品都快,千篇一律,显然不耐读,而根据所书的内容,疾徐相间,跌宕起伏,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三、正确认识传统。何为传统?也是学习狂草需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就狂草来讲,历史上成就最大的当属张旭怀素,然他们生活在他们那个时代,有他们那个时代的情感和审美理想。书法是情感的自然外泄,如我们今人一味地摹仿他们的风格,势必会成为书奴。也可能书的风格像他们,但却不能表现自己的情感和审美理想。“书者”,“抒也”,书法能抒发自己情愫,才算好的作品,给读者的感觉才能有血有肉,骨肉丰满,毫无无病呻吟之病态。四、兼收并蓄,择优而学。历史上狂草大家一般定论皆以张旭怀素最多,而我以为毛泽东已经超越了他们。毛泽东是诗人,又是书法狂草大家。他的诗作同时又是书作,且大多用狂草书之。毛泽东的狂草从境界上已臻出神入化,书法和诗意极为融洽,浑然一体,豪迈、苍凉、委婉、激越、风雨雷电、水流花开、天地肝胆、大泽龙蛇,博大的心胸,纯美的诗情,毛泽东凭手中的长锋狼毫笔,在尺幅间,时空中,留下了人间正道.男儿意气,以及云水襟怀和审美理想。毛泽东的狂草,为传统的狂草注入了新的生命力,使这门独特的书法艺术,更臻完美。

张其亮并不是专职书法家,他的本职工作是潍坊市工商局一名领导,分管的业务又比较繁忙。11月9日,记者来到张其亮的办公室,与想象中不同,狭窄的办公室没有写字的桌布,墙上也没悬挂任何书法作品。

我父亲和其中一些日本战俘建立了很深厚的友谊,到了解放后五一、五二年的时候,日本的战俘基本上遣返回了日本,50年代初期中日关系很紧张,这些日本战俘回到日本以后,基本上都成为促进中日友好、反对日本的右倾政策的友好人士,他们回国以后处境也不容易,其中有一个叫前田光繁的日本老人,他回到日本以后,由于他当过八路军的战俘,各方面都遭到冷遇,安排工作所有的单位都不要他,最后没有办法,日本政府就把他安排在一个公园扫地,勉强维持生活。即使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他还是参加各种活动,他们也有各种民间组织,针对日本政府出台一些反动的政策,他们会上街游行。

记者:您自筹资金成立诗书画院出于怎样的考量?

张旭、怀素是狂草的创始人,属始源,而毛泽东继承并发展了张旭怀素的狂草,以浪漫主义的伟大情怀,赋予了狂草的活力,属于流。在学习的过程中,兼收并蓄地学习狂草这门博大精深的艺术,才能收到好的效果。 张进新作品欣赏:《沁园春·雪》 张进新艺术简介: 张进新,字伟涵,号抱山道人。旅日华侨,原籍中国河北。现为日本东京书画院艺术总监,世界艺术联合会理事、云龙书画院院长。着名狂草艺术家,书画艺术评论家。其狂草作品先后赴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韩国、巴基斯坦展出,并被许多知名人士和企业家收藏。 伟涵先生出生于书画世家,深受家庭翰墨氛围的影响,五岁握管,六十岁临池不辍。早在十几岁时就名扬乡里,稍长又走遍大江南北,曾拜访林散之、沙孟海、启功诸名家,虚心请教,在艺术上永不满足。 伟涵先生的作品钟情于张旭、怀素、王铎、祝允明、康有为,也深受毛泽东狂草章法布局的影响,其书法作品华美流畅,粗狂大气,神采飞扬、雅俗共赏,自成一格。

看记者正纳闷,张其亮笑着说:“上班时间我从不写字,集中精力高效完成公务,下班后才会静下心来搞书法创作,所以办公室里很少有与书法相关的东西。”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刘国玉:我在广州美院附中念书,和现在的一些知名画家是同班同学。可惜命运捉弄,遭受了很多打击和挫折,被迫离校回到家乡。拨乱反正后,我在翁源县文化馆,长期从事基层美术工作,可以说做了一辈子文化工作。退休后,作为文化人,我觉得总要做点对社会有用、有意义的事,尽一己之力,于是想办一个艺术机构,带动一帮爱好艺术的人士,影响青少年,对社会有文化熏陶,这样能够产生向上的正能量。

有的人纳闷,他公务繁忙又哪里这么多时间写字?其实,张其亮很会安排时间,白天工作的高效率,保证了业余时间的自由支配。他一般不参加应酬,把别人用来娱乐看电视的时间几乎全都用在了书法写作上。每天晚上或者早晨都能拿出一两个小时练习书法。张其亮还给记者算了一笔时间账,双休日加节假日一年大概有120多天,也就是说一年当中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能自己掌握,这么多时间就看你怎么用。十几年来,只要没有特殊情况,他就利用这些时间研习或者闭门谢客,在家挥毫泼墨,醉心于书法创作,或者去全国各地参加各种书法培训班。即使在出差的火车上、飞机上,他也一定会带着一部书法书籍进行研读。

山区的工资很低,我自己的经济条件并不好,家里孩子多,只是解决温饱问题。但我还可以卖字画,把这些经费拿了出来,有三四十万元,再把家里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还贷了一些款。虽然没有足够的资金,还找了做建筑的朋友亲戚借,在资金没有充分准备好的时候就开始动工了。

米芾曾说:一日不书便觉思涩。而张其亮一日不书便觉心里空捞捞的。他对书法的迷恋程度足以用“痴”来形容。古人云:“笔成冢,墨成池。不成羲之即献之”。他说:“学书法是一辈子的功夫活。曾有朋友问我,书法的学习过程枯燥单一,你是如何数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的?在我看来,你对一个事物感兴趣,就不会觉得枯燥乏味。也不会觉得累。当你去干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又不停地体会,不断地有新的感悟,那种愉悦感是别人体会不到的。对我来说,写书法就是最好的休息。一天不拿毛笔,就手痒心痒浑身不自在。”

2004年底,诗书画院开始动工,一直到2008年底才差不多建成。2009年,县委领导来参观,很感动,说我做了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后来也有给我们一些资金扶持。诗书画院是纯粹的文化机构,不是做生意的画廊,做展览也不收取任何费用,至今还没有收益。到今年已经快七年了,每年还是要继续投入资金,逐渐完善设施。

转益多师求正果——

记者:维持诗书画院的经费如何解决?

拜访名师,不耻下问,执着地多方求教

刘国玉:现在翁山诗书画院是韶关的一张文化名片,在这里工作的人,一部分是不领工资的,他们本身是老师、美术工作者,在这里只是义务劳动;另一部分人是我们聘请的,比如院刊的执行主编、责任编辑、办公室文员,等等,这些是要发工资的。其余还有清洁人员、饭堂、保安,再加上外出采风经费,等等,去年整年的支出是100多万元。现在县政府每年会拨款30万元作为购买服务,另外一部分来自企业家赞助,但整体经费是比较紧张的。

张其亮讲:“学书法,一靠天赋,二靠师傅,三靠功夫。”

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 用枯笔表现温润

“书法看起来简单,门槛也比较低,但是好进难出。没有老师,很难找到书法艺术殿堂的大门。很多时候会南辕北辙,甚至可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于这一点,张其亮深有体会。他开始学习书法的前几年,也没有拜师,没有方向,全凭着感觉写,功夫下了不少,但提高很慢,总感觉缺少神气,难以突破”。

记者:翁山诗书画院作为民间文化机构,对推动基层文化建设有哪些影响?

2008年,他参加了中书协的一个书法培训班,才明白毛笔字不等于书法,学书法一定要确定一家入门,与古为徒。他感觉宋代“宋四家”中的大书法家米芾的书法笔法丰富、个性突出,很对他的口味,便确定取法米芾,步入书法艺术殿堂。

刘国玉:很多人会奇怪,在翁源这样的贫困县竟然有这么大一间诗书画院。翁源在经济上是落后的,甚至赶不上顺德、中山、佛山下边的一个镇,领导班子提出建设文化翁源,也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画院建好之后,很多喜欢写字、画画的普通市民、领导、企业家们,常常来这里喝茶、写字、看画。这样的业余生活,比打麻将、打牌、喝酒总归要好很多,对社会风气的转变也有好处。

书法家刘文华讲过一句“书法自学就等于自杀”的话给他震动很大。于是,他虚心拜师讨教,不耻下问。不论年龄大的还是年轻的,只要他认为比自己写得好,都会主动去请教。来潍坊高密青州等地讲课的书法家杨明臣、刘文华、李有来、崔胜辉以及本地名家蒯宪、张其凤等他都多次求教。他还驱车3个多小时奔烟台拜见来山东讲课的着名书法家中国艺术院博导张荣庆先生。后拜张先生为师,成为其入室弟子,每年都多次登门求教。为了拜见全国米芾书法研究权威曹宝麟教授,2011年元旦,他直飞广州,晚上9点才见到。虽然短短两个小时的会面,他受益匪浅并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米芾书法,且要在全省乃至全国写出一些名堂来。为了系统学习书法,他还报名参加清华美院顾亚龙工作室书法高研班,上海“全国国展高研培训班”和“书法魔鬼训练营”等。

诗书画院现在也吸收了很多爱好艺术的成员,但并不是人人都能进来,必须具备一定的水平。我们不看文凭,只看水平。诗、书、画三者,必须有两项长处,只会一项都不行。画院的宗旨是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我要求画院的成员要对经典进行读和背,如果不读不背,只是画画,那是不行的,“兔子尾巴长不了”,对整个创作都会有影响。现在越来越多爱好艺术的人聚集于此,诗书画的进步很大,成为一个艺术群体。

他做事非常执着,请教也一定要请教出问题来才肯罢休。张其亮说,请教书法名家时,他们说的多是鼓励性话语,但自己心中要有数,不能认为自己写得真好了。一定要想尽办法虔诚请教,而且要问出问题。很多书法家被他的这种执着感动,会真心指出他书法作品中的问题,哪怕是说一点,他都觉得很开心。“每个老师说一点,日积月累,进步就会很快。”张其亮说。

记者:除了您本人外,画院还有不少人也在画焦墨,这是受到您的影响吧?

“作品应强化创作意识”——

刘国玉:影响肯定是有的,可以说是翁山焦墨群体。我们的传统艺术品类丰富,优秀的应该得到发扬和传承。

对书法创作孜孜以求,成为潍坊书法圈“获奖专业户”

记者:为什么您选择焦墨作为创作的方向呢?

在获得“泰山文艺奖”之前,张其亮已经在十几次全国、全省专业书法展赛中获奖、入展。其作品曾先后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孔子艺术奖”全国书法展,“赵孟頫奖”全国书法展,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全国首届行书书法大展以及具有“中国书坛的奥林匹克”之称的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等;在省内他还获得过“郑道昭”奖书法篆刻展最高奖、全国首届临帖展最高奖、山东省第六届书法篆刻展最高奖等,是这两年我市在全国、全省获奖、入展最多的书法家之一,被人称为“获奖专业户”。

刘国玉:最早以前我不是画中国画的,而是画西洋画。工作后,我开始画山水花鸟,包括彩墨、水墨;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不再画人物;90年代之后,我纯粹只画焦墨。作为艺术家,什么都会当然好。但人的精力有限,时间有限,艺术家有没有价值,还是要看突破。

记者问他,为什么要参加这么多展览?对书法进步有用吗?他说,参展不是目的,获奖也不是最终目的。正如学生参加高考一样。人往往是有惰性的,通过准备参展,会逼迫自己集中时间系统地大量的技法训练。通过参展,可以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之所以能取得这些成就,除了高强度的临帖多写之外,还与他“用脑子写字”的学书理念分不开。要善于打问号?多思考为什么?他有着强烈的“创作意识”。在提高技法的同时,还要研究书写的内容和表达形式,做到有所创新。”张其亮说。

以前,焦墨只是中国画的一个技法,元朝赵孟頫开始,只是把焦墨当作局部,没有单独成章。近现代画坛上,张仃在焦墨的创作上数量超越前人,一两千张。但张仃他还是停留在写生的程度,后辈要开创和继承。既然在中国画这个大范畴里,焦墨最薄弱,历史上少人做精深的探索,那么就意味着可以探索的空间最大。

在准备全国首届临帖书法展时,在内容和形式上他都动了很多脑筋。内容上选取米芾的《方圆庵记》,这幅作品虽然平时临写了不少遍,但他仍不敢懈怠。春节七天假期,天天研究,从单字到局部,从单行到多行,从单页到整体,从快面关系到整体节奏呼应都反复琢磨,多遍临习。在形式上,为力求全面恢复所取法对象的古朴效果,他决定采用“万年黑宣纸”和白墨进行创作。精到的书艺和独特的表现形式使他在上一万多幅参展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最高奖。在创作小品展作品时,他选择了汉转、瓦当拓片题跋组合的形式。这种形式后来成为书法小品创作的九种范本形式之一。今年在创作参加全省“泰山文艺奖”评选的作品时,他吸取了去年冲刺“泰山文艺奖”失败的教训,决定用自己最得心应手的米芾笔法书写米芾的书论《海岳名言》。最后以高分获奖。连省书协主席顾亚龙都赞叹说他“把米芾写活了!”

如庄子所言,“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如果我可以在中国画上带来新的语言,增加和丰富中国画的新语言,那就是有价值、有突破的。

凭着引人注目的书法成就,经过严格的考核,张其亮被中央美术学院开设的首届“兰亭书法班”录取,免费培训一年。这样的学员在全国只招收了20位。他还被省书协评为“山东书法国展精英”。

记者:岭南的山水对您的创作有何影响呢?

书贵专,专而精——

刘国玉:岭南是亚热带,山川郁郁葱葱,岭南画家怎么能画得和北方一样呢?所以我不仅画焦墨,还要画出岭南的气派。岭南山水的最大特点就是“润”,怎样用焦墨、黑墨,以干笔、枯笔来表现“润”,我一直在探索。

书法学习要“近其理,进其理,尽其理”

荀子云:“善学者尽其理”。张其亮认为学书法要与古为徒,要研究取法对象的书理。不能满足于临得像,写得像,而应当力求寻根朔源。专心研究米芾书法的成功和突破路径是他在米芾书法道路上走得比较远的一个重要方法。

为了吃透米芾书法的笔法,破解其“密码”,张其亮很早致力于搜集关于米芾的资料,几年下来,他搜齐了大量的有关米芾的文献和法帖。参加完“泰山文艺奖”作品创作之后,他决定精下心来,对33卷本《米芾书法全集》逐卷研究,以期从中寻找米芾书法各个时期的笔法特点和规律性的东西,并结合自己个人临帖中的感悟,撰写了多篇关于米芾的论文,有的已经发表于专业报刊。在研习过程中,他逐渐地进入到米芾的书法“氛围”与“气场”中,米芾书法的神韵逐渐润物细无声地化在了他的笔端。

康有为说“学书应师师之所师”。就是说学书法要学习老师所学习的办法和所取法对象的成功之路。这一点对张其亮启发很大。“米芾学书,走的是学古人集古字的道路”张其亮说。他在前几年专注于米芾一家力学之的基础上,按照米芾的路子开始吸收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褚遂良、苏轼、黄庭坚等名家的营养,丰富自己笔法。他说,“书法创作有三个阶段,近其理,进其理,尽其理。”刚开始可能停留于一般层面地临帖、读帖,慢慢深入之后,开始领悟书理。而最终要运用书理,走进自由王国,进行创作。现在他将取法的目光转向了更宽广的经典法帖吸收借鉴,必将在书法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张其亮,山东高密人。就职于潍坊市工商局。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潍坊市书协常务理事。师从着名书法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书法博导张荣庆先生。毕业于中央美院首届兰亭书法班、清华美院顾亚龙工作室书法高研班。书法取法“二王”,尤以研习米芾书法见长。着名书法家、米芾书法权威曹宝麟教授曾对其作品给予高度评价:“笔法正、气息好、没习气”“殊得潇散之致”。作品多次在全国、全省大展中获奖、入展。五次被选入参加中日、中韩、中澳书法交流。被山东省书协评为“山东书法国展精英”。

1、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篆刻展;

2、全国首届临帖书法作品展优秀奖;

3、首届“赵孟頫”奖全国书法篆刻展;

4、首届“孔子艺术奖”全国书法篆刻展;

5、首届云峰杯全国书法篆刻展;

6、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

7、首届“孙过庭奖”全国书法篆刻展;

8、全国“魏晋风度”新锐书法展;

9、首届全国民营企业家书法展二等奖;

10、“信德杯”纪念建党90周年全国民营企业书法篆刻展;

11、山东省第六届书法篆刻展最高奖;

12、第二届“牡丹奖”山东书法篆刻双年展最高奖;

13、“郑道昭”奖书法篆刻展最高奖;

14、全国青州奖书法展最高奖;

15、山东省第七届青年书法篆刻展;

16、全国首届王羲之书法艺术行草大展。

本文由美高梅app发布于艺术大师,转载请注明出处:草书之我见,专访画家刘国玉

关键词:

上一篇:青年书法家李俊峰,随心所欲不逾矩

下一篇:画家柳华一10年前西藏人物画欣赏,王家训国画印